牧人欢喜及田蛙之因缘——在世恶语一句,感果报五百世

牧人

往昔有位叫欢喜的牧人,在离佛不远处,听到佛说法,就倚杖站立,恭敬谛听。

这时有只青蛙也趴在河边,牧人的手杖正好拄在青蛙背上,穿破了皮肉。青蛙遭受痛苦,却很有善心,它想:如果我出声音,就会让牧人的心散乱,障碍他听法。因此,它一直强忍着疼痛,并对佛发起了清净信心,死后生在四天王天。

牧人听完法之后,就把手杖抛在一边,来到佛前,顶礼佛后,祈求佛开许出家,受近圆戒,成为比丘,修习梵行,奉事世尊。佛让他把牛群交给主人,妥善处理后再来。

牧人顶礼佛后便离开了。他一路喊道:“我有大怖畏!”这样很快地走着。

与牧人一同牧牛的一百同伴,见他心怀畏惧,都关心地问道:“仁者,你有何怖畏?”他答:“生怖、老怖、病怖、死怖。”一百牧牛人听了,也都跟随他一起走。其他牧牛人、牧羊人以及路上遇到的割草人、砍柴人,也都跟着他走。只要对面来人问:“你有什么怖畏?”他都同样回答:“我怖畏生老病死。”而问者听了都跟随他往聚落里走。

聚落中的人们,远远看见来了一群人,不知道是何来头,都心生恐惧。有的逃走,有的把财物藏起来,有的穿上铠甲准备应战。还有些性情凶猛的人,直接冲出聚落,质问他们有何企图。牧人欢喜说:“我有大怖畏。”这些人就问他有什么怖畏,他回答:“我畏惧生老病死。”整个聚落的人这才平静下来。

牧人欢喜把牛群交给主人之后,就和五百同伴来到佛前,请求世尊开许出家受戒,净修梵行,奉事世尊。

佛说:“欢喜!我开许你和五百同伴在佛的善说法律中出家,受近圆戒,成为比丘,修持梵行。”欢喜与他的同伴出家后勤修善法,都获得了解脱。

一般情况,天人出生时,会生起三个念头:我是在何处死去的?我现在转生何处?我是以何业缘而生天的?同样,那只青蛙生天之后,也见到自己是因为对佛发起了清净心,才解脱蛙身生到四天王天。他想:“如果我只顾享受天界安乐,而不去拜见世尊,那就没有报恩孝敬之心,所以我应当首先去拜见世尊。”

青蛙天人以天人的装饰严饰自身,在当日中夜来到了世尊面前。

一时恒河岸边光明照耀。青蛙天人以天花散在佛的身上,向佛顶礼后,坐在对面,听佛说法。

佛观知天子的根性、随眠、意乐差别,就为他说法,令他开悟四圣谛,当即证得预流果。天子内心生起了大欢喜心,顶礼佛后返回天上。

当夜,诸比丘见到恒河岸边一片光明,心中生起疑惑。便在次日早晨一同来问佛:“昨晚是梵天、帝释、四天王来拜见世尊吗?”

佛说:“诸天并没有来,只是青蛙天人来了。往昔在牧人欢喜听我说法时,有只青蛙被他的手杖穿破皮肉。当时,它害怕出声惊扰牧人听法,并对我发起了清净心,所以一直强忍着疼痛。它命终后,生到四天王天。昨晚是他来了。我对他说法,他听完就返回天宫。”

当时,诸比丘听后,心有疑惑,就请问佛:“牧人欢喜和他的五百同伴,往昔造作何业,今生成为牧牛人,又在佛的圣教中出家断惑,证得阿罗汉果。青蛙天子往昔造作何业,今生转为蛙身,又证得四圣谛。请世尊为我等详细解说。”

佛告诸比丘:“他们都是自造业自受报。往昔贤劫人寿二万岁时,有迦摄波如来出世,住在波罗痆斯仙人堕处施鹿林中。牧人欢喜当时在佛的教法中出家,通达三藏,是一位大法师。他善知轨范,还能持念讽诵,座下有五百弟子随他学习,听取教诫。每当大众中发生诤论时,他能善巧和解,平息诤论。

当时有两位比丘心怀傲慢,不肯去他那里起居问讯。直到有一次,这两位比丘与大众发生了斗诤,才来拜见他。顶礼后,陈白说:‘尊者!现在发生了一件诤论,祈求您平息。’

大法师想:‘如果我平息诤论,他们就不会再来。不如暂时退给僧伽,也不算违法。’他考虑之后,说:‘我现在不了解长者们所诤论的事,你们去僧伽那里,会得到解决。’

大法师因为僧众之事,出门去了聚落。这两位比丘就去僧伽处寻求解决,僧众平息了这起诤论。

三藏比丘处理完僧事回来问弟子:‘两位比丘有没有再来求我?’弟子们说:‘僧伽已平息了诤论。’并把事情经过向他叙述了一遍。

三藏比丘听后生起嗔心,发粗恶语说:‘僧伽(这些比丘曾是牧牛人,才出家不久)这样处理,简直像牧牛人的方法!’他的五百弟子听了也随声附和说:‘确实如您所说,僧伽断事就跟放牛人的方法一样。’

当时的三藏比丘不是别人,正是今天的牧人欢喜,当时他的五百弟子,就是今天的五百牧人。他们往昔对迦摄波如来的声闻弟子口出粗语,以此恶业,五百世中常做牧牛人。又因他们曾在佛的教法中熏修蕴界处、缘起、处非处等善根,所以如今在我的教法中出家断惑,证阿罗汉果。

当时,青蛙天子也是在迦摄波如来的教法中出家,他平时常修禅定。有一次,他来到一个聚落的寺院中住下。

初夜时,他照常端坐摄心,准备入定。这时持诵比丘正在念诵,他听到念诵声音,安不下心(因为声音能障禅定),就想:‘今天改在中夜再入定吧!’到了中夜要入定时,持经比丘又在念诵,他又想:‘等后夜再入定吧!’后夜,他正端坐要入定时,比丘们又变成高声讽诵。由于他没有离欲,心有嗔毒,这一次生起了嗔心,说:‘这些迦摄波教法中的比丘,从早到晚发蛙叫声。’

当时习定的比丘不是别人,正是现在的青蛙天子。他对迦摄波如来的声闻弟子口出恶语,以此恶业,五百世中堕为蛙身。后来因为他对我发起了清净心,才解脱蛙身生在四天王天。由于他曾在迦摄波如来的教法中修诸梵行,所以今天得见真谛。我常说,黑业黑报、白业白报、杂业杂报,因此你们应舍弃黑业、杂业,修习白业。”

对此案例,应观察因与果之间的关系。三藏比丘所造的业,是讥讽僧伽断事如牧牛人的方法一样笨拙,感果是五百世做牧牛人。青蛙天子所造的业,是恶骂比丘发蛙叫声,感果是五百世堕为蛙身。两者都是因一句恶语而感得五百世的果报,可见业是增长广大的。

——出处:智圆法师《因果的奥秘》讲记

导归极乐网-专题站 » 牧人欢喜及田蛙之因缘——在世恶语一句,感果报五百世

分享到:更多 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