往生公案:贪恋爱子的她是怎样做到自在往生的?

佛钟

清朝余媪,是昭月和尚的母亲。昭月和尚主持扬州高旻寺,把母亲接到寺院,安排了一间房让她住。

老太太最初来时,想家的心很切,和昭月和尚一说话就谈起家里的事(所以她身体住在寺院,心还在想家里的事)。昭月和尚就给母亲讲苦、空、无常、无我(说这世界是如何苦、如何空、如何无常、如何无我,这样来开导母亲),再劝母亲一心念佛求生西方。但说了之后,老太太没什么觉悟。昭月和尚想,这样不行,就躲开她不见面。老太太叫他也不过去。这样没办法,只好勉强念佛。念起来枯燥无味,而且念着念着就打妄想,苦于念佛不能相继。

过了三年,念佛稍微熟了,就发起比较深的信心,又受菩萨戒,早晚礼拜都很虔诚(所以众生都有佛性,熏来熏去,总会熏得熟。一熏熟,善根就会发起。成佛这件事就看因缘,有熏修因缘,慢慢就会成熟。成熟了,善根就开发)。这样昭月和尚就去见母亲,再问她:“你还想家吗?”老太太说:“念佛好,不想家了。”

有一天坐在庭院前,面朝佛塔唱着佛号。忽然间,光开出来,见到金色世界,光明朗耀无有边际,墙壁、树木都没有了,一片广阔、空虚。老太太很欢喜,踊身往前走。倏忽之间,什么也看不到了。从此六根悄然,动静起居不生二念(就是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都很寂静,行走、静坐、日常起居没有杂念)。

时间久了,梦见自己进入一户人家,有个女人即将生产。老太太一惊:“怎么到了这里?我是求生西方,入胎出胎太可怕了!”急忙走出来。这一惊就醒过来了(所以她很有正念,这些事能辨别得来)。

早上起来,告诉昭月和尚:“我在世上的因缘快尽了,你给我集合僧众念佛,送我往生。”昭月和尚答应,僧众念佛,她就面向西方坐着走了。当时是乾隆二十七年。

摘自《历代净土圣贤传一》

导归极乐网-专题站 » 往生公案:贪恋爱子的她是怎样做到自在往生的?

分享到:更多 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