念佛之人,俗务纠缠怎么办?

cfa914087b45d8fdadf07c8278dd4db2c8638d9a21561-WABl2q_fw658

所说俗务纠缠,不能摆脱。倘若身在俗务之中,心却不随之而转,那么纠缠当下就是摆脱。比如镜子照像,像来不拒,像去不留。如果不知道这个道理,即使身体摆脱俗务,一无事事。心念仍被散乱妄想牢牢缠绕,不能洒脱。学道之人,必须尽到本分,做好该做的事情。这样即使终日身陷于俗务之中,心也是终日逍遥于事物之外。正所谓:心不执着,万境犹如虚空,六尘不恶,全在正觉之心

至于念佛一事,主要目的在于了生脱死。既然为了生脱死,自然对于生死之苦,生起厌离心。对于西方之乐,生起欣求心。这样信愿二心,当下一念之间圆满具足。再加上至诚恳切、如子忆母般忆佛念佛。则佛力、法力、自心信愿的功德力,三法圆满彰显。犹如明日当空,纵然是浓霜坚冰,不久也将融化。开始念佛之人,倘若没有亲自证到念佛三昧,谁能没有妄念呢?贵在心能时常觉知观照,不随妄念而转。譬如两军对垒,必须坚守自己的城郭,不让贼兵稍有侵犯。贼兵一旦发动,立即迎敌去打。必使正觉之兵,四面合围。迫使妄念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。惧怕被全体剿灭,相继归顺投降。而这些关键之处,全在于主帅不昏沉怠惰,时刻清醒。主帅一旦昏沉怠惰,不但不能灭贼,反被贼兵所灭。所以念佛之人,不知摄心,越念越生妄想。倘若能摄心,则妄念自然渐渐轻微,以至于不再生起。故云:“学道犹如守禁城,昼防六贼夜惺惺。将军主帅能行令,不动干戈定太平。”


原文:

所言俗务纠缠,无法摆脱者。正当纠缠时,但能不随所转,则即纠缠便是摆脱。如镜照像,像来不拒,像去不留。若不知此义,纵令屏除俗务,一无事事。仍然皆散妄心,纠缠坚固,不能洒脱。学道之人,必须素位而行,尽己之分。如是则终日俗务纠缠,终日逍遥物外。所谓一心无住,万境俱闲,六尘不恶,还同正觉者,此之谓也。

至于念佛一事,最要在了生死。既为了生死,则生死之苦,自生厌心。西方之乐,自生欣心。如此则信愿二法,当念圆具。再加以志诚恳切,如子忆母而念。则佛力法力,自心信愿功德力,三法圆彰。犹如杲日当空,纵有浓霜层冰,不久即化。初心念佛,未到亲证三昧之时,谁能无有妄念。所贵心常觉照,不随妄转。喻如两军对垒,必须坚守己之城郭,不令贼兵稍有侵犯。候其贼一发作,即迎敌去打。必使正觉之兵,四面合围。俾彼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。彼自惧获灭种,即相率归降矣。其最要一著,在主帅不昏不惰,常时惺惺而已。若一昏惰,不但不能灭贼,反为贼灭。所以念佛之人,不知摄心,愈念愈生妄想。若能摄心,则妄念当渐渐轻微,以至于无耳。故云:“学道犹如守禁城,昼防六贼夜惺惺。将军主帅能行令,不动干戈定太平。”

《印光法师文钞•复徐彦如、轶如二居士书》

导归极乐网-专题站 » 念佛之人,俗务纠缠怎么办?

分享到:更多 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