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真信切愿”才能“老实念佛”

Buddha sunset

净土法门总括起来大致有四种:实相念佛,观想念佛,观像念佛,持名念佛(密宗在念佛之外,尚有念咒的法门)。

念佛的真正含义,是忆念佛陀,即忆念佛陀的慈悲、相好等的功德,其中最直接方便的,莫过于实相念佛,然实相念佛需有明师指点,否则不易入门。现在普遍奉行的是最后一种持名念佛。

持名念佛即是口念佛的名号,它的特点是简便易行,适合于所有修净土法门的人,它的关键在于“真信切愿”与“老实念佛”。“真信”是内心真正生起了对阿弥陀佛的信心,“切愿”是因为认识到我们所处的娑婆世界的苦难与危险与极乐世界的殊胜,而切实希望能转生到极乐世界。只有生起了这样的信愿后,念佛才能获得真实之利,得到阿弥陀佛的加持。从古至今信愿坚固,并老实念佛而获往生的实例层出不穷,下面略举几例:

 案例一:

《龙舒净土文》中记载:宋朝时有个僧人还俗回家,名字叫吴王夏,还俗后作了屠夫,每天杀鸡鸭等度日,但在每次杀生前都说:“阿弥陀佛子,好脱此身去。”连念几声佛。平时切肉时,念佛不断。常教人诵经念佛。有一天,他眼睛上忽然生了一个如鸡蛋大小的瘤子,他于是很惶怖,让妻子给他造个小草庵,他昼夜念佛修忏,后来他告诉村人说:“我明天戌时走。”第二天晚上,给道友们说:“时间到了,好来念佛相助。”说完端坐,合掌念佛,忽然大声说:“佛来了”,即逝去。

案例二:

《染香集》中说:清朝时有个痴头的道士,人很愚钝,他的亲属亡故以后,他因愚笨而缺乏衣食,经常因艰困而睡在破房里,后来有个陈道人收他当徒弟,令他每天扫地拾柴,晚课念佛号数百,礼拜以烧香一柱为时限。王痴头诵佛不成音韵,每到昏沉欲睡时,陈道人就用长竿打他,并说:“看你愚昧的这个样子,怎么还不知道精进呢?”就这样三年,一天王痴头呵呵大笑,陈道人又拿竿子打他,此时王痴头却说:“今天你不能打我呀。”陈道人诘问为什么?他说:“师父你枯坐十八年,不知修法,如果你能像我一样老实念佛,早已往生西方见到佛了。”陈道人很惊奇,不知他说的是什么意思。第二天,王痴头登上峭崖,面向西方合掌,站立而逝,火化后得二颗舍利。

案例三:

在《西归直指》中曾记载:清朝时有个木工叫沈承先,年龄虽然已经七十多岁了,但是他坚持持斋念佛,专修净土法门,手不停斧头,口不断佛声。临终前,预知时至,提前三天向亲友告别。在他临终前一天,对家人说:“我明天要走了。”次日早上,沐浴更衣向西方趺坐念佛而往生。

案例四

《净土圣贤录》中说:民国时有个农民叫赖祥麟,嗜酒。在他六十岁左右时,儿子死了,于是他领着儿媳和孙子耕田自食。因为耕田很苦,于是他深厌人世烦苦,一直思念着离苦。后来听了赖祥融居士讲净土法门,遂吃长斋而念佛,专志一心,求生西方。时间久了,愈念愈纯熟,虽然平时终日作务,但是他却不断念佛,邻居都喊他阿弥陀佛,他也随声应答:“阿弥陀佛。”到他七十岁时,忽然脚肿,便让孙子向西方陈列香供,说:“西方境界太好了,你看有许多莲花,我今天要到极乐世界去了。”孙子说:“爷爷你脚肿了,怎么能去呢?”他说:“不是身体去,而是心去呀!”在香烟缭绕中面向西方趺坐念佛而逝。

 公案解读:

以上事例中,虽不乏造恶愚痴之人,他们的见解看似也不多,但是他们有一个基本的特点,那就是从听来的一点教言,抓住深信有上师阿弥陀佛与极乐世界,同时已从世事沧桑中,深切感受了娑婆世界的痛苦,切愿离苦往生求安乐,靠着老实修行,临终时潇洒往生。如《听闻录》说:“设虽闻寡少,能善护尸罗,由戒故赞彼,其闻为圆满。”因此,虽然听闻的净土教言比较少,由于能老实抓住要点去做,也必定解脱,故净土教言也可说为“闻圆满”、“闻解脱”。

如果我们也能像这些事例中的主人公一样,本身也有较强的出离心,同时在听闻了净土法门后,能生起较为坚固的信愿,老实念佛,那我们也会像这些先辈一样,临终安然往生西方。

摘自智圆法师《阿弥陀佛修法极乐捷径讲记》

| 注:photo by Sasin Tipchai on 500px

导归极乐网-专题站 » “真信切愿”才能“老实念佛”

分享到:更多 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