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修净土的典范——宋朝冯氏夫人的修行故事

精修净土的典范

下面讲述宋朝冯氏夫人的修行故事,提供作为修净的榜样。

夫人名叫法信,是赠少师许珣的女儿,嫁给了承宣使陈思恭。少小时多病,出嫁后病情更重,医生都认为治不好。夫人就去拜见慈受深禅师,请问治病的方法。禅师教导她持斋念佛,夫人很信受。回来以后,就断绝荤腥血食和各种装饰,穿着扫塔衣。(她真正地实行身心斋戒,从此返朴归真、一心清净地念佛。对修净业来说,持斋相当重要。持斋的要点是清净身心。以身心清净的缘故,就能与佛相应。如果能摒绝荤腥血食和身上的装饰,而归于朴素,心就容易处在很安静的状态,从而与西方净土相应。不仅吃素,而且平时也不应打扮得很妖艳,因为这会直接引生染污的心,使心浮躁不静。)

她一心以西方为念,行也西方,坐也西方,起居饮食也是西方,语默动静也是西方,酌水献花也是西方,诵经行道也是西方。下至刹那的心念、丝毫的善根,都转为西方津梁,十年期间从未有过懈怠。因此修得心安体健、神气昌盛,人们都很尊崇她。(夫人谨遵禅师教导,不折不扣地奉行,这使她完全变了一个人。这段传记就是在告诉我们怎么来精修净土。她一心精诚念佛,所以能和佛感通。一心系念西方,丝毫不散乱在五欲尘境中,心就越来越安。心一安就奠定了修道的基础,色身也随着逐渐转变。如此常年精修,身心转为强健,神气充沛,状况与以往迥然不同,这就是念佛的实效。

我们要效仿的就是她的精修,如果功夫做到了纯一、相续,效果就来得很快。就像烧水,不断保持加热,便很快沸腾。身心的转化不能一曝十寒,要专一、精进,如此见效就快。)

有一天,夫人忽然写偈说:“随缘任业许多年,枉作老牛为耕田。打叠身心早归去,免教鼻孔受人穿。”当时同族的人颇感讶异。夫人说:“我就快归家了,有什么好奇怪的呢?”

这以后,卧病在床,微微有点喘息。忽然,夫人惊觉着起身说道:“我已神游净土,面礼了阿弥陀佛。观音菩萨在左边看着我,势至菩萨在右边看着我,百千万亿清净佛子,都稽首敬礼,庆贺我来生佛国。至于宫殿楼阁、宝林玉沼,光明神丽,与《华严经》和《十六观经》所说一致。”

第二天,冯夫人安然化去。家人闻到妙香芬馥,不像人间的香。三天后荼毗,遗体犹如生前。

从冯氏夫人的简传中,我们关键要看她身上有哪些优点,如何结合在自身上来修习。夫人得力于“持斋念佛”四字妙法。实行下来,发生了很大的力量,以致于最终超凡入圣。她在得到禅师的教导后,一直把握两条:一是万缘放下(持斋),二是一念单提(念佛)。“万缘放下”方面,她的实行非常彻底,顿时就尽弃了荤腥和世间女人特别贪爱的饰品、华服等。“一念单提”方面,她尽力全提,时时运心系念西方,念念把持而不丢失,由此功夫日进,积久功深,便出现根本性的转变。

专精系念西方,便不再想世俗的事。以一心念佛,念念佛力注入其心,使她愈念愈清净。所谓“清珠投于浊水,浊水不得不清。佛号投于乱心,乱心不得不佛。”将此万德洪名如意珠,平平妥妥置于心中,运转不已,就在密密转移身心,消业、除障、增福、开慧等全在这里面。

一句阿弥陀佛即是阿伽陀药、万病总持。当年医生们为夫人诊病时,都说无法医治。的确,世间药物的功能非常有限,超过其范围就无能为力。夫人信受了“持斋念佛”四字良方,她洁净身心,专服念佛这帖妙药,贯彻到了一切时处,所以功效显著。

我们常说念佛要念到“全心即佛,全佛即心”。怎么来实现这一目标呢?这就必须配合日常的一切威仪、一切行动,在任何时处,都能提起这句佛。需要很用心地来锻炼、培训自己。

虽然这有一定的难度,但不是做不到,事实上很多人都做到了,走路时在不断念佛;做不用心的事时,也在不断念佛;甚至梦中也仍在念佛。只要集中精力,抓住一切机会来用功,功到自然成。就像世间情人的相思,由于用心特别投入,以致整日心里都想着对方,想脱也脱不开。这就是念力熟了能渗透到一切时处的证明。

如果念佛时有世间求名、求色这样的专心,就很容易成就。要专心就必须出离,关键是对世间法的欲望要少,要多持斋戒。放得下世间事,才提得起这句佛。所以要钱少、权少、对名利的欲望少,才能不分心地全力念佛。如果心思还在贪求世间法,那就没办法一心专念。

冯氏一心系念西方,真正做到了连刹那的心念、丝毫的善根都回向西方,这是因为她有决志求生西方的心,具备了回向发愿心。她一心靠定阿弥陀佛,深信佛能救拔自己,这是具有深心的内涵。她念念至诚地行道,不杂丝毫虚伪,这是具足了至诚心。如此具备三心,功行纯一,自然得佛力加持。

她是十年如一日地精修,非常有恒心、有长远心,不是才修了三天就放弃。修道是要转我们无始以来的习性和果报,谈何容易?应当用一生的时间来修行,而不能只看暂时的效果。要像每天都吃饭那样,天天修持,积累到量,才会有大功效。没有长远心则无法完成道业。冯氏每天都在实行“都摄六根,净念相续”,也因此每天都在转这个身心。渐渐就进入了良性循环,不断地辗转增上,也因此修得神气昌盛,身心命运得到全面好转。

接下来解释夫人所写偈颂的涵义:

随缘任业许多年,枉作老牛为耕田,

打叠身心早归去,免教鼻孔受人穿。

意思是说:我一直随惑业力流转了许多年,处在世间备尝辛苦。夫人幼时多病,出嫁后病情加重,无药可治,这是她自身上的业报,也只能随缘消受。

“枉作老牛为耕田”,是自讽成了一头毫无自在的轮回老牛,受业力的迫使,每天都要耕作业力的田地,即须要偿还种种业报,丝毫由不得自己。如果今生不仗佛慈力,以往生西方来超脱生死,那无始以来造下的无数业债就会像排队一样,一个接一个地找上门来,由此自己这头“老牛”就会长劫被业力牵引,无有了期。

因此就要“打叠身心早归去,免教鼻孔受人穿”,就是我已经收拾好身心,一心希求早日回归净土,免得鼻孔再受业力所牵。也就是自己已经下了决心,再不想轮回了。一生到西方,就彻底解脱有漏业系缚,永远与生死绝缘,常享真常大乐。这也是她已预知时至,再过几天就要生净土了,生死中长劫业债就此了结,就一心倾注于佛国。

别人没有这样的志愿、修行和感受,当然会感觉很奇怪,毕竟这是极深远的、超越世间常识的事。夫人临终前神游净土,第二天便安然往生。她用一生的时间创出了转凡成圣的奇迹。

——出处:智圆法师《莲宗故事》

导归极乐网-专题站 » 精修净土的典范——宋朝冯氏夫人的修行故事

分享到:更多 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