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年间居士往生实录(1)

近代往生1

民国关絅之居士,做官几十年,四十二岁的时候皈依三宝,专修净土。二十年来,虽然世间事务很忙碌,功课也不能像初学那样严密,但一句佛号时时提起,往生的愿非常恳切。

一九四〇年起病苦很多,一九四二年春天才知道得了肠癌。五月十九日病情加重,请赵朴初居士签证遗嘱。他对赵朴老说:“往生净土不难,现在已经步步接近了。我常常观想普陀山的莲花池和观音菩萨像,也曾经好几次梦见。祈愿大士救度苦厄,接引我生到西方。只是我病中斋戒不能清净,自己也深深地忏悔。生死大事还要麻烦你帮助。”赵朴老跟他交情很好,准备约一些道友来念佛。关絅之说:“很好,可以同念观世音菩萨。”

随后德森法师来了,关絅之喜形于色,合掌说:“请师父领众,为我专念观音菩萨。我先求到普陀山转一圈,然后求菩萨领我去极乐世界。”德森师说:“不用兜这个圈子了,不如当下专念阿弥陀佛,求佛接引直接往生西方。”说了一些这样的话,坚决劝他直接念阿弥陀佛。关絅之也拼命点头说:“好。”但是,他的眷属仍然希望他病好,认为念观音才妥当,不必改念弥陀。德森师见话不投机,就借口离去了。

之后,又请兴慈法师开示。法师来了之后,嘱咐他口念心想,和观音菩萨心心相印,就决定能往生。他含笑合掌说:“我只求带业往生,就算边地化城我也很向往。”又说:“念佛声音太急了,我听得不太清楚。”法师就领众缓念了大约两个小时,然后要告辞离去,关絅之说:“听师父念佛很得力,愿师父留在这里不要走。”

中午过后,法藏寺(兴慈法师当时住持上海法藏寺,)的僧人和居士林的道友先后都来了。关絅之一一合掌道谢,而且随着大众念佛,脸上也露出喜色,说:“我一切都放下了,决定往生。”傍晚时忽然说:“我妄念太多,大士无刹不现身,怎么到现在还不见呢?”赵朴老说:“大士是在自己心中,不管见不见,只要你一心仰仗观音菩萨,就能得到加被。”

于是,赵朴老就在他床前供了一尊四臂观音像。关絅之见到观音圣像,合掌高声称念:“南无大慈大悲广大灵感观世音菩萨!”不久说:“我已经到了莲池,但没见到观音菩萨,所以就回来了。我怀疑有业障,请大家为我念诵《大忏悔文》和观音圣号。”

大约一个小时后,他忽然欢呼说:“观音菩萨来了!”让大家都跪在床前。自己说:“观音菩萨就在莲池当中,莲花围绕,我这时快乐极了!”别人问:“见到阿弥陀佛了吗?”他说:“没有,只见到了观音菩萨,清晰明了。”接着合掌高声念:“南无大悲观世音菩萨!”然后环顾左右,说:“谁愿意往生?可以跟我一同往生。”之后,目光一直注视虚空,不再说话。

第二天早晨,兴慈师又来了,关絅之仍然举手作礼。法师嘱咐他赶紧闭眼,静心念佛。然后法师领着大众同念观音圣号,不快不慢,见到他的目光渐渐收敛,唇颚微动,在随着大家念。法师嘱咐:“万缘放下,一心求生西方。”他回答:“好!”问:“圣号听得清楚吗?”他说:“清楚。”到了中午,气息渐渐微弱,安然往生。子时[1]之后,顶门还温热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–

民国张静山居士,浙江余姚县人。小时候读书,成年后经商。四十二岁的时候,深感世间的事像空中的浮云,忽聚忽散没有什么实义,所以就想放弃经商,专修净土。因为店上的事务不容易了结,他就把店堂当作莲社,和很多道友、家属一起完全断绝肉食,专修净业。每天五更就起来高声念佛,这样有三年。

一九四二年夏天,他忽然被疾病缠身,第二年九月初一,写信请宁波的逸山法师来。师父来后,见他病重,就痛下警策说:“你何不放下万缘,谢绝医药,一心念佛求生净土呢?念佛的人,平时能念佛,不如病时能念;病时能念,不如死时能念。你生病那么久没好,死又有什么可怕呢?你正应当一心向往佛国,念念不离阿弥陀佛,决志求生净土,时时不忘西方。你要深深地知道,娑婆世界是极苦的,西方净土是极乐的。要一心念佛来祈求阿弥陀佛接引,顿时登上彼岸。”

逸山法师讲了这番话之后,他很欢喜地领受,从此谢绝医药和世间外缘,嘱咐别人写了一张纸条说:“我决心专心念佛,求生净土。凡是各位亲友来探望,务必祈求不要谈世间事,多念阿弥陀佛助我往生,感激不尽!”他就把这张纸条贴在墙壁上,请了几位出家人助念,昼夜不断。

初八这一天,忽然见到观世音菩萨来告诉他说:“你十八号可以到莲池海会。”他屈指一数,还有十天。

这真是很快,只需要再过十天就能生到无比殊胜的极乐净土。念佛人有这个希望,临终的时候欢欣鼓舞,真是畅快平生。所以,佛菩萨的慈悲护念无微不至。

到了十四号,他再次见到观音菩萨来说:“你十八号往生西方。”这样,他的心就决定了。于是嘱咐儿子写信请逸山师在十七号之前赶来,再请一些出家人加一把力助念。十六号早晨,屡屡见到极乐世界依正庄严的殊胜境界,明晰地现在眼前。

离往生佛国越来越近了。这比我们考上名牌大学,不知道要幸福多少倍!世间的事没有什么意义,能生到净土,那才殊胜。就像一个学生考上了最好的大学,盼望着早日开学,进入这所梦寐以求的高等学府。同样,我们向往净土也要有这样的心。这是去极乐世界的法界大学,比地球上的哈佛、牛津好无数倍。

十七号早晨,他又见到极乐世界的圣境,就跟人讲:“我往生西方有把握了。”当时他神清气爽、六根聪明,胜过平常。十七号中午逸山师来了,他就对师父说:“我一切都不挂心,只有求生西方铭记不忘。或许我今晚十一时会走,请各位师父白天休息好,全夜念佛助我往生。”到了晚上九点钟,他自己起来剃头、洗澡,换上干净的衣服。

马上就要欢欢喜喜去佛国了!这种心情跟一般人死时相比,有天壤之别。大家想想看,一个凡夫现在要去佛国当圣者了,这意味着将要亲自见到阿弥陀佛和观音、势至菩萨,置身于莲池海会,置身于极乐世界无比的功德庄严,受用极其微妙、殊胜的境界,有这般美好的前程。念佛的人有了决定往生的把握,临终那一刻是多么欢喜!那时候自然会想:“往生是最大的事,是最吉祥的时辰。”当然就提前沐浴,换上干净衣裳,等阿弥陀佛来接。这不是我们上大学的时候有校车来接,而是阿弥陀佛亲自来接,这是何等的荣幸!

他这时做好了一切准备,诚心诚意地发愿,然后静静地躺在床上念佛,等着佛来接引。到了十二点,还没见佛来。他举手指表示数字,说:“改到明天九点。”(其实,观世音菩萨明明告诉他十八号走,他等不及,自己以为今天十七号十一点走。结果等到十二点,佛还没有来,他就又改到明天九点。)他对大家说:“有好消息了!我见到童子提着一对白绫带大灯笼,极其光明。”

十八号上午八点,他要水洗脸,叫人帮他整理衣服,端正身体静静地躺着,念佛半个小时。忽然间,只见他恭敬地合掌礼佛,之后瞻仰佛像,叫孩子赶紧面向西方念佛。到了九点二十分含笑往生,世寿四十六岁。两个小时之后,身体冷却,顶门温热。入殓的时候,肢体柔软,面貌就像活着时那样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–

民国董子明居士,山东蓬莱人。他学识渊博,曾经担任吴佩孚将军的秘书。晚年时,摒绝一切世间事务,专精念佛有十多年。

因为天津徐蔚如居士的介绍,他受倓虚老法师聘请,担任青岛湛山寺佛教学校的教员。每天除教国文和改文章之外,其余的时间都用来闭门念佛,固定在寮房里念佛四万声,这是他志在净土。他是专精用功的人,恐怕别人打闲岔,常常把房门反锁,假装外出。

有一天,他在房间里念佛相应,忽然发现自己在大殿里念佛,偶尔一注意:“我怎么会在大殿里念佛?”他很吃惊!本来身体锁在房间里,怎么会跑到大殿里来了呢?他不知道原因。不久,他请人找一把钥匙开门(因为他本来反锁在里面,钥匙也在里面,他进不去),他自己用的那把钥匙还在房间的桌子上。

后来他以此事请示倓虚法师,法师说:“你念得内外相应,到了业尽情空的境界,心里没有丝毫执著,外境就障碍不了,所以出入自如。”可见他念佛到了何等地步!

因为他住在异地,身边没有亲人,所以就特别在阿弥陀佛前发愿,求佛加被:一、身无病苦;二、病即往生。因为一个人孤身在外,就怕生病没人照顾,那会很苦。所以他求佛加被,让身体没有病苦,一旦有病苦就立即往生。后来他果然常常念佛,全身无病。到临终前三天,只是感觉全身疲乏、四肢无力,饮食照常,没有一点痛苦。

临终的时候预知时至,心很清醒,请僧众轮班助念。念到寅时,他从床上坐起来,和颜悦色地对大众说:“到此方知功不唐捐。”意思是,我到这时才知道,平生用的功夫一点不白费。说完就坐着念佛往生了。

他是一个幸福的人,没有什么苦,一直在佛光的护佑当中,阿弥陀佛有愿必满。所以,我们要靠定阿弥陀佛,生时吉祥,死时快乐。

临终前预知时至,毫无痛苦。走的时候稳稳当当,从容镇定。实际上,这是他功夫得力了。所以他最后给大家开示,到这时才知功不唐捐。这样看来,董居士往生的品位一定很高。我们平时精进用功,就是为了临终这一刻。一分耕耘,一份收获,功夫决定不会白费。

[1]子时:夜半,23时至1时。其余时辰为丑时:鸡鸣,1时至3时。寅时:平旦,3时至5时。卯时:日出,5时至7时。辰时:食时,7时至9时。巳时:隅中,9 时至11时。午时:日中,11时至13时。未时:日昳,13时至15时。申时:哺时,15时至17时。酉时:日入,17时至19时。戌时:黄昏,9时至21时。亥时:人定,21时至23时。

——出处:智圆法师《莲宗故事》

导归极乐网-专题站 » 民国年间居士往生实录(1)

分享到:更多 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