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年间居士往生实录(2)

张静山

民国温彦斌居士,福建莆田县人。他毕业于陆军大学,做到中将的官职。虽然他历任军职,但是温文尔雅,潜修佛法,没有高官的习气。平常自度度他,不遗余力。曾经在滁州瑯玡山崖写了一丈多斗大的金字“南无阿弥陀佛”,笔法苍劲。往来的游人看到六字洪名,心中落下印象,都有很多感应。

他的信心很深,愿力很切。1940年抗战期间,他在西安某总部任职。当时日本人的飞机狂轰滥炸,他就在南辕门的办公室里念佛。炸弹纷纷投下,四周的房屋都炸得焦毁,只有他的办公室安然无恙。敌人的飞机走了,大家来看望,很吃惊地问他:“这么危险,你为什么不避一下呢?”温将军说:“念佛免难,这是佛金口所说。他轰炸得越凶,我念佛越紧,他能把我怎么样?”他有这么深的信心!而且厌离娑婆欣求极乐的愿心,比同道倍加恳切。

后来因为老母亲八十高寿,他就坚决向当时的长官卫立煌(国民党将军)辞职,回家孝养母亲。当时他约了滕县刘子衡到莆田县讲学。有一天,他对刘子衡说:“我原本想送你回兰州,没想到你先送我回老家。”刘子衡认为他没病,就一笑了之。

过了几天,温彦斌邀请四众共同来吃午斋。大家还不知道,这是他已经预知时至,邀请大家来助念的意思。吃完斋,温居士搭上衣去拜母亲。母亲吃惊地问:“你去哪里?”温彦斌说:“我要去成佛。”母亲说:“成佛为什么不带我一起去?”他说:“母亲还要七八年才能去,儿子可以先去部署一切。”之后他就进了佛堂拜佛、念佛,端坐诵经,还没诵完就已经坐化了。

荼毗的时候,有一缕白烟直冲云霄。温将军的真容腾在虚空中,穿着袈裟结跏趺座。大众看到这幕情景,纷纷下拜,叹为稀有。

———

民国胡松年居士,晚年皈依印光大师,专修净土。他常住在苏州灵岩山寺的新塔院,跟随大众熏修。虽然年纪大了,胡须头发花白,但是健步如飞,十分硬朗。

一九四八年的某天早晨,他才进山门,就向门头的师父顶礼告假。然后到寺院的客堂、库房和东西关房,最后进方丈室,见人就拜,拜后就说:“我特意来请假,明天上午八点我就要回家了。”当时的住持妙真和尚不信他的话,就过来探望。胡松年说:“昨晚,梦见观世音菩萨用净水洒我的头,师父(指印光大师)用黄莲花安在我脚下。师父说:‘后天上午八点钟我来接你,快请人助念。’请大和尚慈悲,派几位师父助我念佛,免得我临终心慌意乱、不能自主。”这样妙真和尚就派了八个僧人来助念。第二天早上,妙真和尚又来看望,胡居士仍然谈笑自如。

一般人临终的时候,都会恐惧、慌张。而净业成熟的人临走时悠然自在,和朋友们说说笑笑,时辰一到就立即生到西方。这就像已经预订了十天后的机票,到时就可以稳稳当当地登机。阿弥陀佛亲自来通知哪一天往生,就像提前订好了机票。之后交待、安排好后事,等待佛来接引,好比在候机室里等待。应验往生,如同到点准时登上飞机。其实,往生更简单,不必任何外在的力量,一念间就生到西方莲池里了。

妙真师问:“吃早餐了吗?”他说:“照常吃两碗粥。”又问:“身体有不舒服吗?”他说:“一点没有,不过我八点钟一定要走。”又问:“要不要通知你上海的儿子?”他摇摇头说:“我昨天已经想好,还是不通知为好。他们不明白佛法,来了会悲伤哭泣,乱我正念。不过既然和尚想到了,就请电话通知,等他们到这里时,我已经去极乐世界了。”说完后就一直念佛。最开始念六字,然后念四字,之后是一字(“佛、佛、佛”),最后只是嘴唇在动,听不到念佛声。刚到八点,就安祥往生了。

桌上的小油灯原来忽明忽暗,忽然间变得光明炯炯,像一千个太阳聚在一起一般。房间里百千种音乐同时俱作,自然发出“南无阿弥陀佛”六字洪名。大家都共同见到、听到。

最后的瑞相不可思议!像一千个太阳的光明,是佛光显现。百千种乐同时具足,是净土的妙乐。

———

民国朱子桥居士,浙江山阴人。父亲在山东做官,他出生于济南。小时候就以孝顺闻名,中年历次担任州县长官和省长、督军等职务。离任之后,发心专门做救济人的事,历年来担任过河南、陕西、甘肃旱灾,江淮流域水灾,北方五省以及四川、贵州等地的赈灾事务,救活了几千万人。

五十岁以后才听到佛法,皈依印光大师,专修念佛法门,每天从早到晚从不间断。而且专心致志于信、愿、行三字。

凡是佛门中的事,他都尽心尽力地维护提倡。比如兴建哈尔滨极乐寺,西安大慈恩寺、大雁塔,扶风法门寺、佛舍利塔,长安大兴善寺等。修葺玄奘大师、道宣律祖、窥基大师、圆测大师的塔院,并且重新兴起陕西的佛法,影印《碛砂大藏经》等。至于兴建法会、随缘而做的功德,不胜枚举。

平时夜半十二点才休息,睡四个小时就起来诵经念佛,一年四季从不间断。有时候乘坐京沪夜车,也都这样精进,没有一点懈怠。曾经得病决定去北平诊治,听到印光大师教诫就不再去,专念观音菩萨,病就好了。

当时抗日战争兴起,他从北京到湖北,又从重庆到陕西,为了救济难民到处奔走。后来积劳成病,咯血喘肿,他还是努力地从事弘法利生,不肯休息。

一九四一年一月十二日住在西安灾童教养院,早上起来沐浴、剃头。一一书写平常应别人请求的对联等,大约有一百件。当时已经很晚,他的第二个儿子在身边侍奉,就急着劝他休息。他笑着说:“不用,以后我就可以永远休息了。”不久就写完对联,然后又精写了四幅屏条,交给儿子留作纪念。便放下笔,急忙召来办赈灾救济事业的各位朋友,请大家将自己没有完成的四件事代为完成,说:“我的子孙虽然多,但是还能安愚守分,我该没什么挂碍了。”大家劝他好好休息,他笑着点点头,就去休息了。

第二天早晨六点起床,换了衣服,洗漱完毕,回到床上坐着就往生了。脸上现出笑容,跟在生的时候一样。十四号入殓,还是四肢柔软、顶门温热。世寿七十岁。

真实念佛,临终决定有效验。念佛往生的人很多预知时至,提前交待好一切,到时自在往生。而且临终时都面带笑容,因为那一刻见到阿弥陀佛和西方圣众放光接引,即将永绝生死苦,长享真常乐,怎么会不欢喜欣笑呢?

我们要见贤思齐,以这些净土圣贤为榜样,效仿他们一生的行仪。只要我们从当下起真实用功,用一生去努力,临终决定能如愿往生。

——出处:智圆法师《莲宗故事》

导归极乐网-专题站 » 民国年间居士往生实录(2)

分享到:更多 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