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年间居士往生实录(5)

wsjs2

民国李济华居士,江苏如皋人。清朝末年从测绘学堂毕业,民国初年服务于陆军测量局。自己改字为济华,表明志向。加入同盟会,参与二次革命,失败之后被关进监狱。即将被处死的时候,遇到救援而获释。从此他发心学佛,精研佛典。以后又在革命军东北总司令部任职,贯彻他护法的志愿。北伐成功之后,回到家乡担任县里的议会议长和建设财政等部门的局长,造福家乡。

一九三三年二月,和妻子张氏一同皈依印光大师,从此吃素念佛,早晚各诵《弥陀经》一卷,念佛一万声,从不间断。抗日战争兴起,离开家乡寓居上海,弘扬净土,劝导大众念佛求生西方。

一九四九年带着家眷来到台湾,创建莲友念佛团。曾经写文章劝导净土同仁发起组织助念往生团,切实地进行,成为风气,使得人们在生时不空手,死后必定归西。念佛团的精舍建成后,李居士常常集合莲友们定期举行法会,领导大众念佛。而且印赠各种经书,大弘净土。

一九六二年二月二十五日弥陀法会期间,李济华居士还是照常带领大众念佛,午饭后讲解《弥陀经》大义。到了两点五十分,从容地讲完经,跟大众告别说:“我走了。”然后在大众念佛声中,自己坐在客房的沙发上,跟着大家念佛,到三点五分的时候,就安详西归了。当时手结弥陀定印,如入禅定。世寿七十九岁。

二十六日下午入殓,面貌就像活着时那样,顶门还温热,身体柔软。三月四日火葬,得到很多舍利。

——

民国李清源居士,台湾台中县人,是公路局的司机。妻子阿鹤学佛以后,深信念佛能够消灾免难,逢凶化吉,常常劝丈夫念佛,危急的时候尤其要猛念。因为她担心丈夫开车会发生事故,所以就在他旁边常常说念佛好,能逢凶化吉,消灾免难,在急难的时候,尤其要猛利地念佛。李清源听了之后根本也不理,但是这话在他的八识田里已经播下种子。

有一天,他从埔里开夜车回台中,在山路转弯的地方忽然发生故障。不管怎么检查,也不知道障碍出在哪里。乘客都下车步行,车掌小姐也去通知公路局派车来拖。深更半夜他一个人不寒而栗,左思右想,想到妻子劝他念佛的事,就大声念“南无阿弥陀佛”。才念了几十声,车子忽然能动了,直接开往台中,安然无恙。

后来有一次,他从日月潭返回的途中也发生了类似的情况,也是念佛之后就没事了,他这才相信念佛的感应不可思议。因此皈依三宝,成为雾峰布教所中正班念佛班长。

一九六二年四月初,他得了高血压,卧病在床一年多,医药无效,于是他专心精进地念佛,做到心不离佛、佛不离心。等到他临命终时,请来几位莲友轮流助念。从早晨一直念到深夜子时,他仍然是奄奄一息,大家就各自回家休息,只剩下阿秀居士一个人。阿秀的子女常常得到他中途方便停车的帮助,因为有这份善缘,所以阿秀留下来了,跟他的妻儿等共六个人继续助念。

忽然之间,大家都见到了有一个像太阳那样的白色圆光从大门飞进屋子里,就以为这是停车的灯光,急忙出门去看,一片漆黑,只见空中一道光明从西方射入。再返回屋里,见到李清源含笑大声念了一声佛,就像喘气那样,随着光明就往生了。

命终得到佛放光接引,大家还以为是深更半夜停车时开的车灯,其实出去一片黑暗,根本没有什么汽车,只见空中一道光射过来,这就是佛放光接引。我们读过玄奘大师翻译的《弥陀经》,知道这是临终的时候佛和圣众慈悲现前、放光加被,往生的人心里得了安慰,个个都是面带微笑走的。这里,李居士当时也是含笑大声念了一句佛,就往生了。

之后大家仍然助念到中午前,他的相貌更加庄严,顶门温热,身体柔软如绵。

——

民国李阿明居士,台湾台中县雾峰乡北沟村人。自从李炳南老居士来到台湾弘法,他就坚信念佛法门,每逢星期三讲经的时候,都一定骑着自行车赶去,风雨无阻。不久皈依三宝,担任台中莲社雾峰布教所念佛团团长,领导大众虔诚念佛,对于佛教事业非常热心,十多年如一日。

一九六三年五月,忽然得了重病,自己知道起不来了。因为上有老母,下有五男四女,当时他担心临终的时候,如果家人悲哀哭泣,扰人正念,那就不能往生。他清楚这个关键,就事先对妻子嘱咐好后事,然后放下万缘,到北沟山姐姐家里养病,一心念佛,求生西方。因为他的外甥女阿真、阿凤都是布教所的忠实信徒,所以当时对舅舅恭奉饮食、医药、看护等事情无微不至。这两个外甥女每天在早晚课之外,还为他至心念佛。

六月初三病情恶化,出现了魔障,他当时神志昏沉,手脚乱舞。外甥女阿真就大声说:“如果佛来接引,你才可以去。除了佛以外,无论是谁你都不可以跟他去。”接着高声念佛两个小时,他才转为清醒,不再昏迷。临终的时候常常有魔障干扰,过去生和今生所结的冤家都会来捣乱。这时候,我们一定要竭力地祈求阿弥陀佛加被,这样才能转危为安。

第二天,他年过八旬的老母亲雇轿子上山,先是苦苦地劝他回去,然后又哭又闹,最后用恶语骂他,逼他回家。但是,阿明居士的心终究不动,在生死大事前,他的心是很坚定的。而且说:“请母亲坐着轿子先回去,我的病三天之后就会好。我不用坐轿子,自己会回家。”母亲无可奈何,只好先回去。

初七这天早晨,他跟来探病的人很欢喜地谈了一个多小时话,中午忽然说:“怎么天黑地暗,快下雨了吧?”阿真母女等为他助念了两个小时,问他:“还黑暗吗?”他说:“现在已经光明,不再黑暗了。”大家知道佛力不可思议,继续助念,布教所的莲友也赶来助念。

到了申时,忽然一道金光照耀下来,满屋一片灿烂。阿真大声叫:“舅舅,佛来接引了,赶快跟佛去!”立刻听到他大声地念了一句佛,就安详往生了。世寿四十八岁。

他临终的时候,魔障比较多,昏迷不醒,手脚乱舞,又有母亲拖他回家,后来还见到天昏地暗。这都是业障,一定要加紧念佛、求加被,最后转危为安,他在佛光普照中吉祥往生。

从这些往生的公案就可以知道,临终的时候冤家会来索债,平生的业障也容易翻起。所以平时要努力忏悔业障,不要再结冤结,唯一靠定阿弥陀佛,同时要把功德回向给多生累世的冤家债主,这很重要!

——出处:智圆法师《莲宗故事》

净土专题文章 » 民国年间居士往生实录(5)

分享到:更多 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