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年间居士往生实录(6)

wsjs3

民国林清江居士,原来住在台湾台中县梧栖。他聪明好学,过目不忘,医术、占卜、星相、堪舆、诗文等等,无不精通。虽然他长大之后经商,但一有空闲就给人义诊,药到病除,一概不收费用,大家都称赞他是善人。

后来迁居台中市民族路,跟江印水居士做邻居。常常被江居士邀请带着妻子去听李炳南老居士讲经,从此他就坚信念佛法门,而且还受了菩萨戒。每天早晚功课从不间断,同时他还监督带领子孙们一同信愿念佛,最终成为佛化家庭。

一九六七年,忽然因为老来衰弱,半年时间卧病在床。有人在旁边念佛,他就没有痛苦,大家于是分班念佛,昼夜不断。而且请来了李炳南老师开示,嘱咐他放下万缘,一心想佛。

到了腊月二十二夜里三更时分,他的孙子耀堂闭着眼睛念佛,忽然见到大门外左边立着伽蓝菩萨,手持大关刀,右边站着护法韦陀菩萨,手持降魔杵,把要闯进来的群众都挡住并赶走。他们再来,护法再赶,这样的情况有三次。(人在命终的时候常常有魔障,这时候得护法帮助才行。)

第二天早上,林清江说:“我今天晚上要往生西方了。”立即请来莲社武德班助念。念到亥时,大家都各自回家了,他的家属继续助念一个小时左右。忽然见到一道毫光从大门射入,正对着屋里的阿弥陀佛圣像,连续放了三次光,林居士就含笑安详往生了。世寿七十九岁。

他的孙子耀堂出来买蜡烛,见到光明从西方降下,异香充满了房屋。到了辰时,妻子揭开被子,仍然异香扑鼻。

——

民国何小石匠,他从小做石匠,人们就都叫他何小石匠,忘记了他的名字。他是安徽桐城何侃如居士的族兄。

他平时很严肃,寡言且乐善好施。曾经包了某处的一座石桥,几个月后竣工,不取分文。自己督修棕阳望龙庵的时候,也跟着运石搬土,纯粹是尽义务。

他的心很清净,不染名利,因此后来很有成就。他这句佛号确实念得清净,念得坚固,念得得力。所以,不求名利,心就很清净,念佛也就能相应。

他终身没有娶妻,吃长斋念佛。喜欢读书、写字、作诗,居然成为名家。后来住在庵里静养,唯一念佛、读书,神情畅发,就像一个文人。

晚年的时候,自己建了一所茅蓬专修净业。有一天,他嘱咐邻居说:“你家的牛房跟我的茅屋相连,赶快把牛牵出去,免得后悔。”邻居相信他的话,就把牛牵了出去。片刻间,茅蓬就起火了,来不及扑救,一把火烧光了。只见何小石匠直立在桌子上,身体和脸部都是红色的,遗体不倒。乡人们把他的遗体迎供到一座庵里,称为火炼佛。

一个石匠能这样念佛成就,真是不可思议!他已经得了三昧,所以最终能引三昧火把自己化掉,成就全身红舍利。

——

民国王银匠,人们不知道他的名字,就按他的职业称他为王银匠,他是安徽潜山人。

晚年的时候,在山顶上建了一间茅蓬,自己一个人居住,从早到晚念佛不断。他常常下山给路上的行人讲法,说念佛决定能往生极乐,劝导人们尽早念佛。

有一天,远近的居民都看见茅蓬起火了,好事的人就登上山顶察看,才见到是西天佛光垂照。原来是阿弥陀佛放红光,整个茅蓬都被笼罩在里面。大家误以为着火了,实际上是红色的光焰,这是他往生的瑞相——佛放光接引。人们从小窗户往里看,只见王银匠在床上结跏趺坐,断气已经很长时间了。

——

民国王阿狗居士,小名就叫阿狗,住在杭州清泰路,做盐的生意,吃素念佛三十多年。

一九一五年某一天,忽然召集家人站在四周,把家事都交待清楚后,跟大家说:“我今天要走了,死后应当遵照佛制火化。”说完,一手持着拂尘,一手拿着经书,安然往生,面貌如生,世寿六十多岁。

——

民国张大朗居士,人家都叫他张石匠,而不叫他的名字,怀远大潘村人。

他一字不识,侍奉母亲非常孝顺。二十三岁时,跟随同乡许本孝居士受持念佛法门,他的妻子竭力阻挠,舅舅也屡次喝斥,他都没有动摇。不久,妻子、女儿都生病去世了。他就一心精进,不再做石匠,从早到晚六时礼拜、念佛不断,就这样修了七年。

一九二○年八月十三日,生了一点小病。他禀告母亲说:“儿子去了之后,一定先来接母亲,不要悲伤。”母亲一向吃素念佛,就勉励他先往生。正当中午,他嘱咐弟弟根朗:“你以后要好好侍奉老母亲,我这就去了。西方有天乐来迎接我,你听到了吗?”说完就烧香结跏趺坐,合掌往生,世寿三十岁。

这时候,空中忽然响起天乐,在天乐鸣响的地方有两盏灯,像碗那么大,不断地荡漾、闪烁着很明亮的光,一个时辰左右才隐没,村里人都听到、见到了。村外听到声音来观看的有几百人,个个都很感叹!

过了几年,他母亲生病卧床,对人说:“我儿子大朗来接我了,我走了。”这样也往生了。

张石匠二十三岁开始修念佛法门,修了七年,三十岁就自在往生。他一字不识,也不会说很多佛理,只是做到两条:第一、孝敬母亲;第二、老实念佛。所以,净土法门很容易入手,人人都能修,人人都有希望成就。

——出处:智圆法师《莲宗故事》

导归极乐网-专题站 » 民国年间居士往生实录(6)

分享到:更多 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