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年间居士往生实录(7)

民国居士往生7

民国某理发匠,不知道他的姓名,他以理发为业,住在南京郊外花露岗附近。六十岁左右时,家里有一个儿子、一个媳妇和一个孙子。儿子也是做工的,收入只能维持日常生活。他每天早上挑着担子上街理发,等到收入达到二百文时,就下班回家不再剃了。因为家里每天吃饭的费用只需要这么多。

他没有什么贪求,生活很简单。二百文并不难赚,剃几个头就可以了。其余时间就放下万缘,一心念佛。所以,他是真正能分得清轻重的人,心里唯一以往生的事为大,生活只要能糊口就行,其他的并不多贪。这么有心的人,净业一定能修得好。如果贪心太大,心力分散在上面,那就不能至诚专一地念佛。这样念佛就很难得力。

他一有空就到花露岗护国寺拜佛念佛,念起来至诚恳切,眼睛不看其他地方,一心专注在念佛上。(为什么他能做到这样呢?因为他不贪,所以就能全力以赴,心也能至诚恳切。)吃饭的时候就回家,老和尚见他特别恭敬,偶尔留他吃顿午餐,他都不答应。他只看重净业修持,所以很珍惜时光,不愿意浪费片刻。

有一天,他预知时至,知道自己必定往生。他虽然是很平常普通的人,但是这句佛念得扎实稳固,所以这时就很从容镇静。这叫有备无患,平常认真准备,临终自然不会慌乱。

接下来他洗好澡,换好衣服,端身正坐,嘱咐儿子请老和尚来助念。老和尚才到面前,他就合掌念佛,坐化往生了。

理发匠一句佛号念得至诚恳切,这样念几年就成就了。其实这件事并不难,只要具备善导大师《观经四帖疏》里所说的“三心”,就决定能往生。“三心”就是:至诚心、深心、回向发愿心。“至诚心”,是指每一念都从真实的心地里发出来,没有任何虚假,至诚恳切。“深心”,就是相信自己是业力凡夫,在生死中无法自力解脱,弥陀愿海慈悲至极,十念相应就能摄持往生,所以一心信仰弥陀愿海。“回向发愿心”,是指一切功德全部回向往生西方的心。我们只要在自身上修出这三个心,临终就必定能往生。

理发匠做得很好,他是真诚地念佛拜佛。因为他世间法能放得下,所以佛念就能提得起;他把心力都投注在念佛上,所以佛念就很重。他不贪求世间,一心向往西方,这就是回向发愿心。他坚信往生的道,所以就努力求取,一分一秒也不愿浪费。一心专注地念佛,眼睛根本不看其他地方。也不愿意交往应酬,所以老和尚留他吃一顿饭他也不肯,这样用上几年功就成就了。

——

民国徐堃扬居士,是陈镜泉居士的外祖父,常常到寺庙里念佛,寒暑不断。有人请念,所得的功德款就存在佛教会里,做修桥、补路等善事,这样经过了三十多年。

他只求来生福报,陈镜泉很恳切地劝导他说:“念佛决定能往生西方,离苦得乐。”徐居士说:“我是个凡夫,怎么能生极乐世界呢?”

他认为极乐世界是高不可攀的圣境,凡夫不可能生到净土。可见,他对于净土法门并不了解,不知道一个凡夫只要仰仗弥陀悲愿的神力摄持,即生就能生到极其殊胜的净土。所以他发不起善导大师所说“三心”当中的深心。要知道,这一生仅凭自力几乎不可能解脱轮回,而借助弥陀愿海的神力,十念就可以横超生死。如果你真正相信这一点,就有了“深心”,也就会全心地投靠阿弥陀佛。

徐居士做了三十多年的功德,而且常常念佛不断,但是他心里只求人天福报,不相信凡夫能够往生。于是陈镜泉就开导他说:“《往生集》里有个张善和,以杀牛为业,临终时有很多牛来索命。惊慌之下,就叫妻子赶紧去请出家人。当时一位善知识教他念佛,他立即就往生了。张善和尚且如此,何况你生平不造杀业,决定能往生。”他一听,“是啊,张善和这个整天杀牛的人都能往生,我怎么不能往生?”顿时就生了信愿,以后行持更加恳切。

一九二七年正月初四这一天,他预知时至,于是告别一切亲友,女婿、女儿也都来念佛送他。他往生之后,房间里充满异香,很长时间都不消散。

——

民国邢彩章居士,是清朝的庠生,一向有咳嗽病。

一九二七年夏天,韩海禅居士劝他念佛,并把《弥陀经义疏》、《净土切要》这两本书借给他看。他看了之后,才相信净土是超凡入圣、了生脱死的法门,就发誓念佛,从来没有少许懈怠。每一次想到寿命无常,死亡很快就要来临,他就嘱咐韩海禅居士等他临终时来助念,这样或许能往生极乐世界。

一九二八年二月初八,生了一场病,他知道治不好了,就唯一念佛等死。他是个明白人,到了生死关头,不是求医问药,而是一心念佛。所以,念佛人生病时要注意这一点。很多人临终时被送到医院抢救,走得往往很不好,这是自己没有主见。你自己有主见的话,生也靠阿弥陀佛,死也靠阿弥陀佛,横下一条心来,一心仰仗弥陀。这样一心念佛,寿数没尽就会康复,寿数已尽就会随佛往生。这时要很决断,如果你没有真实的信愿,又贪生怕死,到时一定会误了大事。邢老居士很明白这一点,晓得自己的病好不了,只有念佛这一条路,所以就至心恳切地念佛。

十一号病情加重,他念佛更加努力。这是背水一战,拼出一条血路,一定要成功往生。真正有信愿的人,自然会把往生净土视为第一大事。所以这位老人病得越重,念佛就越加努力。

到了戌时,已经念不出声音了。不久,他卧在床上奄奄一息。儿女们就为他烧香拜佛,跪着唱念佛号。大约念了半枝香的工夫,老人竟然能起身端坐,念佛不断。

第二天早晨,亲戚王海航听到这个消息赶来,为他设好西方三圣像,扶着他面向圣像瞻仰,让他的子女忍着哀痛共同念佛。

到了中午,他见到韩海禅居士来了,脸上现出欢喜。韩居士说:“我来助念,愿你放下万缘,一心念佛,正念往生。”他就点头答应。韩居士也跟着大众助念,约莫半个小时,他的气息逐渐微弱,但嘴唇还在微动着念佛,之后就端坐着安详往生了。

——出处:智圆法师《莲宗故事》

净土专题文章 » 民国年间居士往生实录(7)

分享到:更多 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