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年间居士往生实录(8)

往生居士8

民国蒋妙静居士,江苏常熟人,蒋炳坤的小女儿。她生来聪明颖异,内心恬淡,寡言少语,喜欢安静,从不问家里的事。很小就不喜欢吃荤,喜欢吃素,也很喜欢听念佛的声音,十三岁的时候,就开始吃长斋念佛。家里供奉观世音菩萨的圣像,每天都在圣像前烧香、礼拜、念诵,无论严寒酷暑从不间断。虽然她不认识什么字,但是无论学什么经、念什么咒,只要听上两三遍,她就能念得来。

平常秉持着慈悲喜舍的善心,凡是有人来讨饭,都给他热饭吃。如果饭凉了,就加热之后再给他,而且还拿凳子给乞丐让他坐着吃,可见她很慈悲。吃完了还会问:“吃饱了吗?”如果没吃饱就再盛,宁可别人饱她自己饿,也不忍心让别人饿她自己饱。她不喜欢杀生,每每见到别人杀生时心里就很悲痛,面容非常悲伤,常常悲叹流泪。

每天从早到晚都佛号不离口。有的时候,她的兄弟会埋怨她:怎么天天念佛?于是她就默念。她自己说:“每当我念佛的时候,都会见到菩萨、阿罗汉等几百位圣者围绕在我身边,我念完了才退去。就算不念,在梦中也会常常见到西方三圣。” 她每天都要静坐一段时间,还能常常听到念佛的声音,屋里时常可以闻到异香,行住坐卧常有几尺白光笼罩着身体。她的母亲有时候能见到,别人却见不到。

一九四○年十一月十四日戌时,她没有病苦,念着佛就安详往生了,时年才二十岁。乡里人不懂佛法,伤心哭泣,还搬动、擦拭她的身体,为她换衣服,她的身体发出异香,脸上带着笑容,四肢柔软,顶门是最后凉的。

一九四一年冬天,地方上清查乡村,棺材凡是稍微新一点的都要打开来检查。只有妙静居士的棺材打开时,看到她仍然面貌如生,而且异香扑鼻,丝毫没有腐烂。

——

民国赵毓芹居士,浙江定海岱山人。小的时候熟读诗书,长大后嫁给了姓周的人家。她得到同学洪慧英女士的启发以及顾证慧居士生西瑞相的证明,从此坚信净土法门。她体质一向很弱,年纪轻轻就得了重病,自己知道将不久于人世,于是决志求生西方。

一九四○年八月,她定了十念法为日常功课。九月十五日加入了岱山居士林,稍微阅读了一些净土典籍,就发起菩提心,毅然以普度众生为己任。

一九四一年初,病情加重。她就跟丈夫商量,说:“在正月十五日,请性聪等诸位师父以及居士林的林友们到家里来打念佛七。”这样,她的欣厌之心更加恳切。来探病的人话语稍微涉及到世间的亲爱或友爱之情,她就不欢喜地说:“我是生西方的人,你们要满我永断烦恼、总报四恩的大愿,为什么不为我欢喜,反而忧伤呢?”

十六日夜晚对丈夫说:“现在我的身体就在净土,我感到极为轻快。”说的时候,突然之间闻到了异香。十九日她皈依了性聪师。二十一日佛七圆满,病情进一步加重。二十四日,忽然之间痰厥,她母亲害怕得大呼她的名字。不久她醒来,说:“我刚才昏过去,痛苦得不能说话,但是我的心很明清,一心专注地念佛。母亲应当为我高声念佛,只喊我的名字,并没有什么利益。”

因怕耽误时间,从二十五日起,就约了居士林的诸位莲友轮班助念。二十六日晚上睡醒了说:“梦见了阿弥陀佛,手里拿着莲花,越抚摸莲花,莲花就变得越大。我自己想:这个莲花应当是我乘坐的吧!当时万分欣喜。”

第二天,有人偶然间谈到了《净土圣贤录》里阙公则往生之后来报告的事迹,于是她也对众人说:“我往生后,如果能得到佛的允许,也一定回来告诉你们。”到了二十八日,她说:“我睁开眼睛很吃力,不能一直看着佛像,怎么办呢?”林友就告诉她:“观佛都是凭着心力,你只要心里想佛,时间到了,佛自然就会现前。《观经》里说:‘闭眼、开眼都要让他明了。’可见佛不是在肉眼,而是在你的心。”

赵毓芹说:“我现在闭眼,佛也在面前,我认为是画像。”林友说:“阿弥陀佛是法界身,有时候现广大的身充满虚空界,有时候也现小身,丈六八尺,这都是随着念佛人功行的深浅来定的。只要你能见到,就是真佛,不要认为佛身小跟画像相同而不在意。你都能见佛,说明佛已经摄受了,往生如操左券,一定能成办!你更要努力念,以期莲品增高。”经过莲友们这一番开示,赵毓芹居士心里变得非常安定。

二十九日,神气渐渐安宁,还有一点小苦,呻吟着说:“我往生的志愿是坚决的,只是病没有完全消除,怎么办?”林友又勉励她说:“有点小病不必要担心,你没听说印光大师的皈依弟子里,还有服毒投河而能往生的,《净土圣贤录》里也有身体被砍了七刀也还能往生的。这些恶死的人尚且能够往生,贵就贵在心里清净,志愿坚决,没有忘失正念,这个臭皮囊上的一点痛可以把它置之度外。”林友这样劝导之后,她连连说:“对,对!”

只过了半个小时左右,她的病就好像完全没有了,身体、眼、耳等诸根悦豫安乐。到了十点半,半睁开眼睛,心情很喜悦。十一点时,身体忽然向前,很从容地笑着说:“佛来了,佛真的来了!”想坐起来,大家说:“你合掌作礼就可以了。”于是她就合掌,然后又笑着说:“佛的身体高大,佛用手招呼我,我要去了。”连连说:“西方再见,西方再见!”笑容可掬,然后闭上眼睛就往生了。

哪知到了十二点左右,忽然之间她又睁开眼睛说:“我已经生西了,蒙佛的嘱托,特意来告诫你们:‘你们虽然念佛,但是信愿还不恳切,一定要有真正的信心和殷切的愿望,心要坚决,一切都要能放得下!’”在场的大众都合掌说:“我们愿意遵照阿弥陀佛的嘱咐。”这样大家共同念佛。

念了将近三个小时,赵居士忽然说:“香气又来了,佛就要来了。”大家说:“佛既然现前,什么时辰可以去啊?”赵居士眼睛看着虚空,问到:“阿弥陀佛,什么时候接我去啊?”说完了之后,不断地唯唯作答(当然是在境界里阿弥陀佛跟她说话,她一直点头答应),然后看着大众说:“佛说还要三刻钟。”之后就再也不说话了。四十五分钟快到的时候,她的脸上露出微笑,在大众念佛声中安详往生,果然是三点三刻,时年二十八岁。

等到中午的时候,顶门还温热。到了晚上换衣服的时候,就如同活着的人一样。

——

民国王圣照居士,她对三宝有很坚定的信心,发誓这一生要生到净土,在一九三六年六月二日就立下了遗嘱。

一九四二年五月份生了一场病,腹部长了淋巴腺瘤,医治无效,这个病情一直蔓延到肺部。到了八月初九,仍然勉强起来拜佛。她把家里的各种东西都整理好了,一部分用来资助乡里贫穷的人,另一部分分给下面的仆人,没有一点遗漏。她很清醒,知道自己快要走了,一切事都办理妥当。

当时,正好赶上她的姐夫林涤庵居士来了,劝她说:“放下身心,即使是布施、救济等事情也不要挂在心上,因为这只是助缘,不是正行。在这个生死关头只有一心念佛,等到一见到佛得到无生法忍,还有什么事是不能办的呢?(意思是,现在往生重要,至于做利他的事业,等到见了阿弥陀佛证到了无生法忍之后,那时具有很广大的智慧神通,就可以做极其广大的利生事业。所以,现在要知道主次,以往生为重。)”这个时候,王居士就笑着说:“好,我也知道现在正是千钧一发的时刻。”

九月二十三日,她的病情很重。请来当时上海法藏寺的兴慈法师,她合掌向法师致敬,询问说:“我病了好几个月,是什么业障会这样?”师父说:“有为法都像梦幻泡影那样,是虚妄的现象。你要观身体是空的,这个身体是无始以来业障所生的,业障是由你的妄想而来的。正念起的时候,妄想就灭了,妄想一灭,业障就消了。身体都不是实有的,病又从哪里来呢?你应当提起正念,忆佛、念佛,念六字可以,念四字可以,念一字也可以。临终正念是最紧要的。”说完了,就为她念四字洪名,她也跟着念。

不久来了很多僧众一起助念,王居士高兴地说:“得到诸位大德助念,这是最欢喜、庆幸的事了。”这一天晚上,佛号不断。到了天亮的时候,她忽然连连说:“观世音菩萨来了!观世音菩萨来了!”就合掌高声念佛。不久,她拱手行礼感谢所有助念的人。

当时,有一位助念的江圣喜居士,觉得自己拿的香忽然变得很重,身体冉冉地上升,看见大地的光明当中,显现很多幢幡、仪仗,左边有宝盖,像香亭那样,宝盖两边有很长的幡条,那种庄严难以描述。江圣喜居士心想:这莫非是在接引王老居士?这样的话,我要跟随侍奉她。转念间就醒来,香还在手上,口里的助念也还没有停。急忙往王居士那边看去,正扶她起来坐的时候,已经朝向西方往生了。当时二十四日巳时,时年六十一岁。

——出处:智圆法师《莲宗故事》

净土专题文章 » 民国年间居士往生实录(8)

分享到:更多 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