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年间居士往生实录(11)

民国余印华居士,江苏常州人。嫁给了天津的余樾生。丈夫很早就去世了,她孤单一人,没有什么牵挂,就发心学佛。后来,在如光法师前受了三皈五戒,专修净业。自己定了常课,发誓精进努力。

一九三七年夏天,朝拜五台山,让她更加发起道心。这一年秋天,她忽然得了神经错乱症。经过大众念佛,转成了半身不遂,但她念佛始终没有间断。并且常诵《金刚经》和《普门品》,求生西方的愿心更加坚定。

一九三九年夏天,因为夏天酷热而发生病变。全身都很热,没办法控制。但是她的神志还很正常,仍然念佛不懈怠。

六月初四这一天早晨,他病情加剧。天津助念团的盛圣教居士问她:“你念佛以来,见过阿弥陀佛吗?”她说:“去年见过一次。”盛居士就嘱咐她精进念佛,不要有少许间断,病中虽然不能出声,也应当在心里默念,余居士也就点头答应。

中午上完厕所之后,感觉体力不足,于是就大声念了若干声佛号,但是她的心还是很自在的。当时,盛居士等都在她旁边,急忙给予她安慰,而且共同念佛,帮助她提起正念。余居士神色欢喜,不久就安详往生了。往生之后,仍继续助念六个小时,面貌丰满润泽,颧骨犹如浮丹,四肢柔软,顶门还温热。

——

民国杨贤耆居士,在她小的时候,父母都持诵经咒,虔诚地礼拜观音菩萨圣像。当时她还不晓得信佛修行。到晚年回忆童年的情景,豁然有所感悟。于是自己就订了常课,每天念《心经》和《往生咒》。除了吃饭和睡觉之外,一直念佛不断。

一九三五年春天,皈依了北平拈花寺的全朗法师。以后屡屡得到梦兆,见到殊胜的境界,就让儿子记录下来。她去上海请静波、太虚两位法师开示,得到更多的解悟。不久染上了重病,多次病危,得到了佛的加被,转危为安。她有了更深的感悟,欣厌的心一天比一天恳切。

一九三七年春天,又得了当时的流行病。才好不久,又触发了肝、胃的各种老病,医药没有效果。自己知道再也难起来了。她常常说:“我已经七十二岁了,寿数已经够了。”

秋天之后,精力日渐衰弱,不能高声念佛,口里仍然默念佛号不懈怠。到了八月初二这一天中午,忽然像安睡了一样,呼吸和脉搏都很微弱。儿子知道她病情危急,就请来僧众和盛圣教居士等轮班助念,而且代为照料,免得家人在旁边服侍,令她生挂碍、动烦恼,所以就直接在老太太的床前供了阿弥陀佛圣像。这天夜晚,老太太忽然张开眼睛注视前方,手指着莲花,不断地赞叹。盛居士督促老人念佛,她说:“我的心本来就在佛上。”说完之后就又合上眼睛。

初三这天下午,她醒来说:“我刚才见到阿弥陀佛了。”说完就又睡着了。从此,每当转身的时候都会开眼注视佛像。过了一天,她对大家说:“我又见到了阿弥陀佛和无数诸佛。”递给她念珠,她接受了。用手掐念珠,没见到口动,但是念佛的声音清晰可闻。念佛声有的时候很悲切,靠近听的时候,又特别寂静。念佛的声音偶尔中断的时候,盛居士就附在她耳边让她念,念佛声就又起来了。像这样经过了八天八夜之后,忽然之间,她恭敬合掌向着佛像说:“佛来接引,我就跟佛去了。”

十一日早晨,她的媳妇梦见母亲说:“你们不要担忧,我今天十点半之后就走了。”等到她惊醒赶过去看的时候,母亲的舌头已经硬了,说不了话,四肢冰冷,但两只手仍然在捻念珠。十一点气息顿时急促,于是就集合大众一起高声助念。才一刻钟,她的右手捻着念珠,左手移动,有想合掌的姿势,因为被子盖住了,来不及上举就往生了。(她的手之所以要上举,是因为佛来了,所以她想敬礼。)当时屋子里闻到异香。六个小时之后,顶门还温热。

——

民国张居士,是青岛人。她家里很穷,丈夫在青岛海港码头以拉车为生,育有一儿一女。

她住的地方离湛山精舍佛学会很近。每个星期天倓虚法师到佛学会讲完经之后,都会领大众念佛一支香的时间。张氏因为这个因缘皈依了三宝,听到了佛法,从此信佛很坚定、切实。平常在家里念佛,星期天带子女到佛学会听经,跟着大众念佛。

一九三七年冬天的一个早晨,她忽然对丈夫说:“你好好教养子女,我今天就要往生佛国了。”丈夫瞪着眼睛怒骂了她一顿,仍然像平常一样去拉车了。张氏又嘱咐儿女说:“我今天要去西方极乐世界了,你们要好好听父亲的教导,不要淘气。”她的儿子才十岁,女儿才六岁,根本不懂母亲的意思,仍然跑出去玩耍。张氏整理了一下家务,洗好澡、换好衣服,面朝西方结跏趺坐,念着佛就走了。

等到孩子们回家来吃午饭的时候,叫妈妈没有回应,推一推妈妈也不动,才知道妈妈死了。孩子们哭着去告诉邻居,邻居和她的丈夫听到消息都赶来了,而她已经过世好长时间了,但是面貌、眼目就和活着时一样。

 

——出处:智圆法师《莲宗故事》

导归极乐网-专题站 » 民国年间居士往生实录(11)

分享到:更多 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