切勿高谈处处是净土而舍弃西方净土

VCG211183408581

你虽然有如来妙性,但现在还是凡夫之身。如果确实能做到随处净土,那不妨问问:你能卧在厕所里跟睡在床上一样安稳吗?你能跟猪、狗、牛、马同槽进食吗?你能跟百千蛆虫钻咬的腐尸一同睡觉吗?既然随处是净土,就不应当有什么分别,都是一味清净嘛!

如果确实能做到,任你说“高山平地总西方”,“纵遇锋刀常坦坦”。倘若还做不到,那就是“秽净之见未空,爱憎之情犹在”,这样还以过量境界侈口高谈,使浅见的人稍读几本经书,略看几则公案,就欲谤法造罪,这是谁的过失呢?

“高山平地总西方”,喻处处皆净土。“纵遇锋刀常坦坦”,指即使利刀架颈,心里仍然坦然平等。“秽净之见未空”是指心中还有秽、净的分别。比如睡在厕所、吃在猪槽,就觉得臭秽;睡在天宫、享受美食,就觉得香净。有这样的秽净分别,怎么是“一切清净”呢?又怎么是“高山平地总西方”呢?“爱憎之情犹在”,是指境界顺心即生贪爱,境界违心又起憎恨,怎么是一切平等呢?又怎么是“纵遇锋刀常坦坦”呢?

像这样并没有证到净秽一如,却以超出己量的境界随意高谈,说什么净土不了义、净土只是表法,实际上没有极乐世界、求生净土是心外求法等等,这样让浅见者听了就欲毁谤造罪,不是自遭罪愆吗?

·

——智圆法师《西归直指•疑问指南浅解》


原文

且尔虽具如来之性,现在犹是凡夫之身,若果能随处净土,试问能于厕溷之中,安之如衽席否?能与犬豕牛马,同槽而食否?能与腐烂尸骸,蛆虫钻啮者同寝同眠否?如其能之,任汝说高山平地总西方,任汝说纵遇锋刀常坦坦。若犹未也,则是秽净之见未空,爱憎之情犹在,而乃以过量境界,侈口高谈,使浅见之夫,略读几本经书,略看几则公案,便欲谤法造罪,伊谁之咎哉?

·

——周安士《西归直指》

导归极乐网-专题站 » 切勿高谈处处是净土而舍弃西方净土

分享到:更多 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