至诚感人

yhyj

羊祜①遗敌帅以酒,众难之,帅饮不疑,曰:“岂有鸩人羊叔子哉?”非真诚素孚,安能感人一至于是?今号为释子者,其取信六道众生,必如是而后可。又唐文皇纵死囚②,约之来归,归不失期,虽后人作论驳难,而要之文皇此举,实千古所希有,胡可訾也?非真诚素孚,安能感人一至于是?今号为释子者,其不疑六道众生,亦必如是而后可。易曰:“中孚:豚鱼,吉。”吾以二事观之,信然。

【注释】

①羊祜:字叔子。泰山南城(今山东费县)人。魏末任相国从事中郎,参与司马昭的机密。晋武帝代魏后,为西晋大臣。

②唐文皇纵死囚:唐文皇,即唐太宗李世民。在位期间,能励精图治,善于纳谏,去奢轻赋,宽刑整武,使海内升平,威及域外,史称贞观之治。谥“文皇帝”。据《山堂肆考》载:唐太宗亲录系囚,见应死者悯之纵使归家,仍敕天下死囚皆纵遣,至期来诣京师。至是九月,去岁所纵天下死囚凡三百九十人,无人督帅,皆如期自诣朝堂,无一人亡匿者,上皆赦之。

【译文】

西晋大臣羊祜赠药酒与敌帅,敌兵都劝主帅不要饮用,但敌帅却毫不迟疑地喝下。并说:“岂有用毒酒害人的羊叔子?”倘若羊祜不是一向真诚令人信任,怎能感人到这种程度?今号称为佛弟子的人,其存心行事必也能做到取信于六道众生,那该多好啊!又唐文皇放死囚归家,约定期限令他们回京师,那些死囚果然都如期而回。虽然后来有人写文章对唐文皇进行驳难,然而唐文皇能有这种宽仁大义的举动,实乃千古所希有。这有什么可非议的?如果唐文皇不是一向真挚坦诚,怎能感人至此?今号称为佛弟子的人,教化六道众生时也能做到使他们不疑惑,那才好啊!《易经》的“中孚”卦言:“人的诚信能及于江河中的豚鱼,这是吉利的。”我参照以上二事来看,相信确实是这样的。

.

——出处:莲池大师《竹窗随笔》——

.

净土专题文章 » 至诚感人

分享到:更多 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