具有这三种真信,一切善行都成为往生资粮。

 grant-czerwinski-1331740-unsplash

念佛要有真实信心,此处说到三种信:

 壹、第一要深信心、佛、众生三无差别,也就是在本体上我、众生和佛没有两样。

佛有如来觉性,我也如此,没有高下之别,我是还没有远离垢染的佛,弥陀是已经成就的佛,就如同一梦一醒般,在梦中和醒中的人本体没有两样。我虽然昏迷倒惑,但觉性未曾丧失;我虽然积劫轮转,但觉性未曾动摇。所以说“在凡不减,在圣不增”,我们虽然沉迷为凡夫,但觉性没有减少一分,弥陀虽然成佛,觉性也不会增加一分,只不过是一个在迷中,一个在觉中,只有这少许的差别。因此要信得过自己就是佛,在本体上和弥陀完全一样。

 贰、其次,要深信在事相上,我和弥陀有天壤之别。

也就是在修证次第上,我只是理性佛(指具有理体本性)、名字佛,也就是已经初步闻受了教法,知道自身是佛,然而在修证上还有观行位、相似位、分证位、究竟位的差别。在远离虚妄分别客尘障垢的修证阶次上,我不仅没有证达圣位,而且连观行位也没达到,还处在名字位,而弥陀是究竟位的佛,所以相差极远。

如果我不专念阿弥陀佛来求生彼国,不用说即生登不退转、升入圣位等等,恐怕连得生善趣都很困难,多半是随着业的冲击,流转在三界中,受苦无量。所谓法身流转五道,就不叫做觉悟的佛,只叫做苦众生了。

 叁、第三个要相信我和佛之间的关系。

我虽然障深业重,长劫以来都是身处痛苦轮回,但是弥陀的真心遍包法界,所以我是弥陀心内的众生;

弥陀虽然万德庄严,远在十万亿刹之外,然而我的本心不是生灭心、我的本身也不是四大幻影,而是与佛同等的法界真心的缘故,能够包博法界,因此,弥陀是我心中的佛。

既然我和弥陀的心性无二,我念我心内的弥陀,弥陀救他心内的我,这样当然会感应道交。我的苦切一定能感,佛的慈悲一定能应,如磁石吸铁般,缘起一旦接通,必能得救无疑。

因此,我相信这种缘起,相信我与佛心无有毫厘许的间隔,我的苦切一定能感得佛的慈悲,继而以佛愿力不虚的缘故,即生就能生到净土、超出苦轮。

以上讲到了三种信心。
arisa-chattasa-538186-unsplash

具有上述三种真实信心,即使一毫的善、一尘的福,都可以回向西方、庄严净土。何况持斋秉戒、放生布施、读诵大乘经典、供养三宝等各种善行,怎么会不足以充当净土资粮呢?只是信心不真,所以才沦为有漏的福报。

因此,修行没有其他要诀,只是在二六时中,加上这三种真信,一切修行都可以回向西方、庄严净土,不必改变方法。

·

摘自智圆法师《清截流行策大师净土警语节要》


原文:

【念佛须具真实信心,一要信得心、佛、众生,三无差别,我是未成之佛,弥陀是已成之佛,觉性无二。我虽昏迷倒惑,觉性未曾失,我虽积劫轮转,觉性未曾动,故曰:莫轻未悟,一念回光,便同本得也

次要信得我是理性佛、名字佛,弥陀是究竟佛,性虽无二,位乃天渊。若不专念彼佛,求生彼国,必至随业流转,受苦无量。所谓法身流转五道,不名为佛,名为众生矣。

三要信得我虽障深业重,久居苦域,是弥陀心内之众生;弥陀虽万德庄严,远在十万亿刹之外,是我心内之佛,既是心性无二,自然感应道交,我之苦切必能感,佛之慈悲必能应,如磁石吸铁,无可疑者。

具如上真信者,虽一毫之善,一尘之福,皆可回向西方,庄严净土。何况持斋秉戒,放生布施,读诵大乘,供养三宝,种种善行,岂不足充净土资粮?唯其信处不真,遂乃沦于有漏。故今修行,别无要术,但于二六时中,加此三种真信,则一切行履,无须改辙矣。】

导归极乐网-专题站 » 具有这三种真信,一切善行都成为往生资粮。

分享到:更多 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