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是否在做佛教表演,自欺欺人?

yu-kato-1578535-unsplash

01 往生的殊胜关要,你持到几分?

“如此的殊胜关要任何也未持到”,而只是随意想想“我去极乐世界”,以及对一些善凑巧趣入一点,而这样除了看似的仅嘴巴、仅文句之外,积聚一些能成就大义的具力量的因是毕竟不产生的。

“如此的殊胜关要”:指三缘起链,胜解、欲、精进、证果,或者信、欲、勤、安,或者信、愿、行、果这些由前前生后后的关要。由于它是往生的关键,因此称为“殊胜”。

“任何也未持到”:指在修行之道上没有持住关要中的任何一分。三缘起链上有从浅至深的不同层次,包括三辈九品、三福乃至无量品类的状况。同样一种缘起总法则,在差别相上可以出现无量种,由于因行不同,导致感果不同,因此,净土当中有无量无数的品位。我们现在如果不重视修心之道,就不会掌握此中关要的任何一分。譬如,在胜解方面,对于娑婆苦中的恶趣苦不懂,不曾领会;对于极乐世界的功德,连器情庄严的情形都不清楚,这就是没有一分厌或欣。

如果对于恶趣苦思维得非常到量,即使不怎么懂得坏苦、行苦等定义,也会以内心怖畏恶趣的善根,意识到一定要逃往净土;对于净土的一分功德,比如往生即能了生脱死、纯乐无苦等非常相信,两方面结合,即是成办往生关要中的第一分。如此一来,他具备了真切的一分胜解、真心的一分愿欲,或者说拥有殊胜关要中的一小部分。

yu-kato-1578531-unsplash

02  你是否在做佛教表演,自欺欺人?

但是,如果不重视前行的修持,对于恶趣苦只是表面上重复两三句,并没有数数听闻、数数思维,内心也不曾恐惧过,对往生净土的功德,或者往生的传记等,也只是表面听听,内心不肯以思维发生触动,其实就都不算数,因为不是真信切愿。

这种人尚未进行最低层面的修习,没有发生任何内心的变动,却要吹大牛,随便想想“我当然要生极乐世界”。他不好意思说不往生,怕被别人当作叛徒,进而将自己排除于群体之外。他会在表面上应付一下,说“我要往生极乐世界”。或者有些人对自己的情况不了解,心里随随便便地认为“我要去极乐世界”、“我当然要发菩提心”等等。文中所说是指这样一种情况。

在修善方面,偶尔遇到时顺便去做一做,内心未必就具有法的内涵。由于没经过前行的修心,连珍惜暇满都不懂,只看到他整天放逸,过着世间所谓的舒服生活;他没有无常观念,也不怕业果,对恶趣苦更是想都不去想。虽然偶尔帮忙行善,或者开法会时跟大家一起参加,但说到归依,他根本就不具有这种内涵。

很多人就活在这种状况里,还大言不惭地说一些非常崇高或非常轻飘的话语,实际检查下来,什么内涵、信愿,乃至三缘起链上都无不是空白,当然,其他缘起链不会是空白,比如常乐我净的颠倒执著就特别严重,结果也就可想而知。

这种人对因果不畏惧,心中没有三宝,根本想不到求解脱、生净土等,当然也就不可能凭空生起这些功德。为什么他要这样去说呢?其实只是表面装样子。口里说说,笔下写写,参加一些活动,除此之外,要积累一些有力量的能成就大义的因,是毕竟不产生的。西琼尊者一语指出其中状况。

这种人就如同画在墙上的人,只有一个影子而没有心。由于从前听过一些,表面上也看过、学过,再加上学知识的习气,口里会一套一套地讲说,但内心并不曾变动。他说起来毫不惭愧,似乎如自己所标榜般,他一定会往生,或者往生对他来说轻而易举。

他往往会说“我怎么会没有信愿呢?我相信极乐世界!我就是要去极乐世界的!”或者说自己曾听过某些经、某些论、这种说法、那种开示。其实,这些都不曾入心,从来没经过修心,只是重复句子、驰骋口头、佛教表演,装出各种表相,只能叫做“貌似”。

内在的机制上,胜解、欲乐、精进、果德任何一者都不曾开通,反而是烦恼心——邪见、愚痴、放逸、自以为是、乐著生死、发展世间事业、追求新潮、五欲享乐等非常有力量。按照缘起律去判断,这些颠倒力量只会导致不考虑后世、解脱、三宝、净土等心的走向。

yu-kato-1499833-unsplash

03  要想往生净土,必须认真修心

如此观察、检查下来,会发现后果非常可怕。因为大多数心思都是恶趣的因、生死的因,一直都是在这些方面发展壮大。但是,没有以胜解作为道的命根、根源,后后的功德如何才能逐步启动、发展呢?想要进一步发展出欲乐、精进,并促进自心在净业上运行运作等,就更没有可能。

所以此处讲到,由于缺乏缘起的缘故,他不可能以此积聚起一些有力量的成就大义的因。要想往生净土,必须认真修心。

·

选自智圆法师《净土之道》 

导归极乐网-专题站 » 你是否在做佛教表演,自欺欺人?

分享到:更多 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