缘《普贤行愿》的十法行会得到哪五种殊胜果?

kv-guo

第一目 增上果

是故若人诵此愿者,行于世间,无有障碍。如空中月,出于云翳。诸佛菩萨之所称赞,一切人天皆应礼敬,一切众生悉应供养。

首先是增上果,其中有外、内、密的各层涵义。

总的来说,持诵《普贤行愿》的关键是心得开通,因此行于世间没有任何障碍。以下通过对比显示此理。

从反面而言,如果受邪法的熏染,我执很强,事事执著我或我的主张、执著名利等,就会内心紧闭,造成心理障碍。无论到哪里,心都好像被云翳遮蔽。如今社会上很大一部分人,患有抑郁症、自闭症等不同程度的心理疾病,无非是陷在对自我的执著里——心被锁住了;进而由于心的封闭,导致行为上也很难跟别人沟通,在任何处都斤斤计较,不愿利他。世间的贤善尚且不具备,难怪他处处走不通。成熟在外境的增上果也是处处封闭,似乎到哪里都有障碍。

同时,他不会被诸佛菩萨所赞叹,人天不会以其为礼敬处,众生也不以其为供养对境,甚至人见人厌,人缘极差。尚未启发出善根的心执著自我、过于自私的缘故,当然不会有人供养或愿意接近,甚至感觉他性格阴暗或者自私狭小。由于他希望别人供养、尊敬自己,却不想供养、尊敬别人,而且不忏悔,不随喜,不请转,不回向等,完全不顺合本性地倒行逆施,增上果自然也就非常可怕。他会常常孤独贫乏、无依靠、无温暖,严重的会发狂,还有的会阴郁不已。各种妄动、狂乱,气不顺、脉不张等,使他走到哪里都心情不舒畅,环境不融合;或者感受到处处都都散发着侵略、破坏与杀伤力;或者以自己的高慢心,让人避而远之,不敢亲近。诸如此类都是负面的增上果。

正面的情况是:由恶转成善,再把善转成周遍的善,才能感召普贤愿王不可思议的增上果。其中诵读《普贤行愿》不可或缺的是胜解信。由于经文本身即具启发善根的力量,当缘于经文模拟、作意,真心发起普贤大愿时,闭合的心很快就会打开,接着脉、气也会变得调顺。再通过不断地串习,强大到一定程度时,行为上能做得出来,整个人也就不一样了。

不仅仅是增上果,等流果也会随之出现,即修学者决定会成为普贤菩萨。由此可见,发普贤行愿就像进入一道成佛的流水线般,决定能快速发生最完美的转换。这就是缘起的力量。

分别对照十大愿王而言,例如礼敬诸佛,使自心从我慢转成礼敬,普遍礼敬十方三世一切佛,或家人、朋友等,一切遇到遇不到的人。由于不再内心高举地俯视别人,别人也就会自然来拥护、赞叹、恭敬、供养等,这就是增上果——外在的各种境界随着自心的礼敬而发生转换,都成为行善的增上助缘。世人虽欲得到恭敬赞叹,但南辕北辙地运用不合理的手段,必定适得其反。而普贤行愿指示的是无上大道,只要自心住在普贤礼敬的正气中,以因果不虚、天道好还的缘故,自然得到礼敬,供养一切有情,自然就得到供养等。只要真心去行持,即使自己不执著果报,这些也会自然汇聚。

又比如,用尽法界虚空界,一切世出世间最妙好的东西来作供养,而且是尽最大心量,没有任何保留地合乎法界量来作意时,自心会从原来狭小局限的心量,拓展到尽法界的极大量。此时无论在家庭、在单位,或任何地方,对于所有人都一概视为三世佛,没有一个不是;作供养时也就不会那么吝啬、偏执地分辨自己该对哪个好一点或差一点,而是敞开心胸,平等地供养;对于任何事物,哪怕是一张纸、一朵花、一个微笑、一种帮助等等,也都让它成为供养、成为圆满的妙行。其他意乐、行为也依此类推,无不以普贤行愿来摄持生活中的一切。

过去都是由人我执设立各种屏障,把自心锁在执著自我的狭小监狱里,外面还有一重又一重的围墙,使自己越陷越深。这种对他人采取防备,对自己又特别重视的颠倒心行,所感召的增上果当然不会善妙。它会引动各种负面力量,似乎到哪里都有障碍,甚至跟亲人之间都不能融通。譬如原本感情深厚的两兄弟,成家之后私心加重,兄弟之情也就随之淡化,见面无异路人。或者认为父母给他多一点,给我少一点,从此撕破脸皮、大打出手。

反之,若能以普贤行愿拆除过去狭隘心理的屏障,则必将完全通畅、没有障碍地行于世间,犹如从严严实实的围墙暗室中出来,见到了一望无际的虚空一般,人生的境界从此变得极其圆满广大。自心发起的因地愿行是持续到尽未来际的缘故,所回应的增上果也会是极大量地乃至“一切”都变现出来——为一切佛菩萨所称赞,为一切人天应礼敬,为一切众生应供养处等;所发起的行愿是对于尽法界虚空界,十方三世一切佛刹极微尘数的佛,普皆礼敬,普皆赞叹,普皆供养,普皆随喜,普皆忏悔,普皆劝转等,所回应的自然也就是普遍的拥护、赞叹等;所发出的力量完全善妙,一切时处无不圆满周遍、广大无尽、利益一切众生的缘故,行于世间又怎么会有障碍呢?或许由于过去的宿业,还会出现一些果相,但即使他人如何加害、扰乱,自己还是永远住在普贤行海中,一如既往地礼敬、供养、随喜、反观自身而忏悔等,内心充实且没有任何障碍的缘故,心胸比虚空更为广阔,在任何处都不缺乏安乐,任何外相也都无法障碍。

从中依稀可见普贤菩萨的气象。既然跟佛菩萨是同一心行,同是正面的力量,那么诸佛菩萨怎么会不赞叹呢?而且对于如是毫无傲慢、能礼敬一切的上等贤善人,一切人天又怎么会不礼敬呢?自己用最贤善的心对待众生,唯一想把众生无余带回法界,众生又怎么会不供养呢?所以,敬人者人恒敬之,供养人者人恒供养之。只有舍己为他,才是真正利益自己。古代世间圣贤舍己为人的行为,千百年后仍然受到人们的祭供,何况真正行持普贤行愿的菩萨是把善心推展到了极致,不是只对一定范围里的众生供养、帮助,而是以全法界有情作为供养、恭敬等的对境。

所以,每天熏习普贤行愿能避免自心陷入人我执的狭小圈子,甚至落于阴暗、荒唐、颠倒的行境中。我们怎能甘于这种可悲的、生命的堕落呢?一定要依靠《普贤行愿》来显发、苏醒自己的善根,而且作为每一座、每一时的功课,后行也以此印持回向。对于这一切菩萨愿海的总汇聚、总精华、总心要,自心得到胜解信后继而坚定地行持,这一点非常重要。

如空中月出于云翳”,如果以譬喻来显示当时修持的相状,则“空中月”比喻佛性,“云翳”比喻各种客尘障垢。也就是由于人法我执,发生了一系列昏迷倒惑,使人陷入重重障碍当中。月轮本来圆满清净,只因被云翳障覆,光明才无法显现;对于似现的客尘法,无论如何寻找都丝毫不可得,表明它并不真实。但众生一直都徘徊在这种幻境里,生命变得阴暗迷惑。

如何解决这种巨大的困扰呢?当然是随顺趣入普贤愿王,来熏习、苏醒内在的大善根力,从而突破各种障碍。也就是对于愿文的义理无不清楚,并得到了胜解信,之后依此熏习、发愿。起初是以造作、勤作的方式,但随着自己的坚持串习,行愿的势力会越来越强,到达一定量的时候,也会变得简单、自然。

处于凡夫位的我等众生,目前虽然与地上菩萨的境界相差悬殊,但能够如是熏习就已经极其殊胜,而且障碍会越来越少。也就是依此贤善的轨道首先发起善根,如果最初力量不足就多串习几次,一旦熏习到善根容易自然生起,心就会有豁然开朗的感觉,其实内在诸脉也同时正在打通。自己会发现,诚心诵持之后不仅心情很好,环境也更加明朗开阔,对什么事都不再那么计较、执著;之后感觉做各种事情也没有障碍时,就是心之明月逐渐脱出云翳了。

由此一来,诸佛菩萨当然会称赞他。如同本经后文所述,若能闻信普贤愿王,或读诵受持,所得功德除佛以外没有谁能测度。即使是十地菩萨都没办法测知其中的殊胜性和功德之量。犹如父母欣喜于孩子的健康成长般,诸佛菩萨见到初发心行者由于善根深厚,能够快速地接受和随顺趣入此等无上圆顿的大愿王,当然由衷地欢喜、称赞。

善根薄弱的众生却很难发现此如意宝法,或者由于心量狭小而无法契合,仍然需要继续长期地栽培、引发善根。

不妨观察,十大愿王从礼敬到回向之间,是不是极圆满的善?无论其所观境,或所发之心,从愿力的程度、时间等,都已经拓展到了极致。不以少善为满足,而力求做到最大的贤善。譬如迦陵频伽鸟在蛋壳里发出的鸣声就已经超过群鸟;我们虽是初发心,但以随顺普贤行愿的缘故,已经远远超胜了一般善根,超胜了小乘声闻独觉的善根。对此有所确认,特别是对于因果之相认定后,自然会发生信心欲乐,会精进不息地发愿行持。由此必然引生增上果和一切正面力量。

第二目 等流果

此善男子善得人身,圆满普贤所有功德,不久当如普贤菩萨,速得成就微妙色身,具三十二大丈夫相。

此处是讲等流果的情形。等流果是指,随着因行会同分流出相应的果相,没有丝毫偏差。

总括而言,这一愿文法门是最为圆满地制造出普贤菩萨的程序:不按照《普贤行愿》串习,就不会成为普贤菩萨;按照《普贤行愿》串习,就决定成为普贤菩萨。在因位时它就已经比其他善法高出无数倍。譬如坐飞机和坐马车相比,或如核弹爆炸时周遍辐射,跟步枪射击一次一颗子弹相比,普贤行愿在因位的量极其圆满,处处是成就普贤菩萨的标准,由此便能以圆满因现前圆满果。

善得人身”,可以从因、果两方面阐述。从现前的因位来看,今世的人身非常有意义。怙主法王上师也说:“如果僧众每天能如法念一遍《普贤行愿品》,我住在世间也觉得有意义。”以此行愿极大的开发力量,万善由此熏发,尽法界量的心量能由此拓开,人生的一切境界也因此无不善妙。从因位等流而行的状态而言,确实是善得此人身。

从果位上观察,就增上生而言,他会得到极好的善趣果报。如经论所说,获得暇满人身需要无量的善根福德因缘。应该如何修集呢?发普贤行愿是极好的方法。因为一切善法全部摄集其中,丝毫不缺。这就需要首先通达《普贤行愿》的全部理趣,之后发起胜解,以强大的心力,逐句逐条精心作观。因位的精确,自然引生后后极大的力量,乃至在一座中都能增上无量的善根聚。或在一念中,能够成就所有行愿,所得福聚无量无边,有极大的利生力量,能在烦恼苦海中拔济众生等[1]

圆满普贤所有功德,不久当如普贤菩萨”, 从造作等流来看,一旦自心跟随《普贤行愿》的程序运行,等起上就已经设定,使所有身口意的行为都缘于《普贤行愿》极善妙圆满的轨道自在地展开。之后即使不去刻意,缘起的规律也会如是运行,直至造出一位普贤菩萨。

从领受等流而言,行者会领受到内外各方面境界的显现。也就是心作普贤即显现普贤境界,不会有其他的流向。因此,文化的熏习力尤其重要。譬如看小说,看到正面人物时,心里很想成为他,结果后来真正成为正面人物;看反面人物时,如果想跟他一样,将来也会成为这种类型。当今时代邪文化盛行,很多人喜欢或沉醉于爱情小说,迷恋虚假的完美爱情,一心想得到书上描述的那种对象,就罄尽一生去追求;有些人喜欢看暴力片,模仿各种暴力狡诈的人物,他后来也会变成暴力分子;还有些人喜欢看忠臣孝子的行为故事,并模仿彼等心行,最后自己也成了忠臣孝子。同理可知,如果我们心心念念想成为普贤菩萨,就应当按照《普贤行愿》天天模仿,一条一条地诚心发愿,之后决定会出现这种等流果,圆满普贤菩萨的所有功德。

讲记的前文介绍过《八十华严》最后经卷的内容,善财童子之所以非常迅速地达到跟普贤菩萨一样的境地,就是由对普贤菩萨极大信心、极大胜解的力量,使佛性得到极其不可思议的开发。在《行愿品》之前的这一段讲解,不外是为了给后学树立榜样。所说五种果是修普贤行愿最极致的表现,而且会最为迅速地现前。我等后学热切追随法王的足迹,种下极其圆满的因,将来也决定会如是成就。

第三目 异熟果

若生人天,所在之处常居胜族。

此处是讲异熟果。以诵《普贤行愿品》的善业力,如果生在人天,就会常常居于尊贵的种族,而不生在卑贱的家族。

每天至心祈愿随学诸佛,会生在不信三宝的家庭吗?不可能。以内在尊贵的贤善种性,必然生于尊贵家,除非有特别的愿力,故意受生到卑微的家庭去利益他们。

如今很多人维护自尊的心理,无非是我慢的表现。他会说“你们要尊重我,我有自己的尊严,你们不可以看不起我、忽视我”等等,实际是在自我地位没得到满足时的一种呐喊、要求以及对自我的维护。他会以别人稍微的否定或贬逆,就马上恼乱不安。这种深重的我爱执,是我们修行人必须消灭的障碍。

真正的自尊,是尊重己灵或自心本有的体普贤、用普贤,发起尊重自性佛的善行;对于虚假的身心幻影执为“自我”,还要时时维护它的尊严,明显是错乱的举动。

真正的自己是体普贤,不必担心由于放下自我而消失殆尽。认识到自己与毗卢遮那佛、普贤菩萨无二无别之后,就会不甘埋没于二我执的错乱境界里,而立志尽未来际念念发挥普贤行愿力,显发用普贤,实现普贤殊胜行。他修礼敬愿王,我也要修持礼敬愿王;他能常随佛学、恒顺众生,我为什么不能?我们原本不二!乃至修任何善根都如是回向,才是“丈夫自有冲天志”,才是真正的自尊,真正的大尊重。由于受到普贤行愿的启发,心量顿时开展为无限深,成为万行圆备之因。发起尽一切时处、一切种类、最极圆满的祈愿,愿心是如此贤妙,如此尊贵,当然果报也是常居尊胜之家。

或者类推来了解:中有教法中说到,生前造恶的人会显现像阴暗夜色一样的中阴,行善的人则显现晴明夜色般的中阴。恶人以心识邪恶的缘故,在入胎时听到纷乱的声音,感到自己进了稠密的丛林等;善人则见到自己升到很高的楼阁宫殿,听到寂静美妙的音声等。一切无不由自心所感,随着心识的状况,自然变现相应的境相。因此,以诵《普贤行愿》的大尊贵心,不可能出现下劣的恶相。

或者依照因果律衡量:种姓高贵的因是摧伏慢心,例如对于尊长等精勤地礼拜、恭敬、供养等等。相比之下,修普贤礼敬愿王是作意礼敬一切三世佛,恒顺愿王是作意恭敬承事一切众生,如同恭敬承事如来。这些出现无数尊贵果报的因,在将来不同的时间处所里,也必定常常生在尊贵家族中。

第四目 士用果

悉能破坏一切恶趣,悉能远离一切恶友,悉能制伏一切外道。

接着是士用果。“士用果”,指士夫用某种工具所成办的事业,或依某种力量所出生的果[2]。自从缘于普贤行愿行持十法行后,就成为了因位或预备役的普贤,或者是资粮位以上的普贤,并由此发生强大作用力。犹如武器强大的战士能够无坚不摧、所向披靡一般,自性佛持有普贤行愿的利器,就具有了核弹般的摧伏力量。外在核弹具有巨大的杀伤力、暴破力,普贤行愿则从内心深处发起遍及虚空法界的全分善根,是具有最大破恶制邪力量的大愿王,所以能够无余破坏一切恶趣,远离一切恶友,制伏一切外道。士用果具有如此周遍、广大、无尽的量。

以下解释此处三句经文的涵义。

一、“悉能破坏一切恶趣”。对此要从正反两面观察认定:破除业果愚、深信贤善之行的利益之后,借助普贤行愿经文的启发,使我们对于贤善之行的希愿一举推进到周遍虚空法界,周遍自性普贤所具的一切妙德,使愿力达到最极圆满、周遍、广大无尽的程度;一切恶趣则是由业果愚驱使,造作种种非福业而感得。

称合法界真心之量的强大心力犹如刮起了劫末的毗蓝风,能无余扫尽一切恶趣业因,破尽一切恶趣业果。

二、“悉能远离一切恶友”。古语说:“同声相应,同气相求。”善心和恶心现出来的是两种气氛,不会相同或相应。恶友只会亲附恶人;对于正气存内的人邪鬼都不敢近身。常有某地闹鬼,正人君子住进去,鬼就不能作乱的公案,这就说明正气的力量。“正”,来源于善,普贤行愿是善的极致,缘此做十法行的人自然会远离一切恶友。

或者就自方来说,熏习普贤行愿,会使善根力增上,并自动远离恶劣境界。也就是在遇到邪恶的气氛时,马上会敏感地辨别出来,绝不愿同流合污。以自己的灵知,根本不必要摆出什么逻辑分析。心,是最好的探测器。

相比之下,当今很多世人把颠倒的邪法看作神圣,例如唯我独尊、崇尚享受、一味索取等,对此等观点苍蝇逐臭般地马上去附和,这与修习普贤行愿的气氛恰恰不相应。

首先,如果注重用心地串习普贤行愿,对一切众生都观为佛而作礼敬,就必然会恭敬、善待身边的每个人,不可能崇尚唯我独尊,不可能存有以自我为中心的心态。

其次,发起广修供养的大愿王之后,每次都会欢喜用最好的东西供养。劣等的供养不能相符于自己广大的心量,因此是把尽虚空界中的一切胜妙供养具,供养给十方三世一切刹尘中的诸佛,而且供养的愿力永无止息,念念相续。以此无比宽阔的心量,还会只想索取,不愿奉献吗?不可能。因为以普贤行愿的熏陶,自己逐渐现前因位普贤的善妙习性,自然远离自私、索取、斤斤计较等狭隘心态,不可能再去亲附自私主义者。

再者,修习恒顺大愿王,每一次都祈愿对虚空法界刹海中的任何种类众生,如同孝敬父母、奉事师长和供养诸佛一样,为一切病苦作良医,对失道者指示正路,为暗夜带来光明,让贫穷者获得伏藏,如是永远平等地饶益一切众生。自己一心希愿成为一切众生最亲厚的人,能毫无条件地随众生心帮助他们,直至将彼等安置在佛果。具足此等行愿力的人,必然充满慈悲关怀,哪里会像现代心灵扭曲者一般,喜欢冷酷、自私、尊崇自我、狡诈猎取呢?再说,常常发心随学诸佛,会整天沉溺在愚痴、散乱、毫无意义的影视等娱乐中吗?会喜欢各种颠倒的世间学说和行为吗?一定不会,而且同时还会远离此类恶友。

念念精修普贤行愿,将很快出现士用果,表现为不喜欢自私、冷酷、索取、征服、狡诈等执著自我的意乐与行为。

修普贤行愿能远离一切恶友,意为远离一切恶作意、恶见解,身口意远离一切恶行为,境缘方面远离一切邪师、邪论;以普贤行愿开发出的强大心力,根本不可能陷入颠倒邪恶、荒诞不经当中;由熏习普贤行愿使内心灵敏,马上就能黑白分明地识破邪师恶友,识破由我执引起的各种行为,识破追求声色享受、名誉地位,乃至只求个人解脱、舍弃众生等的言论和行为等,而绝不可能与之同流合污。这些都是由缘起力所致的士用果,是修普贤行愿的大作用力。

三、“悉能制伏一切外道”。此处首先需要明确外道之相,再确认修普贤行愿的作用。

不入三宝门,在邪僻的行境里发展不休的人属于外道;相反,修普贤行愿才是走得最开阔、纯正,才是把正面的心力开发到极点,从而决定制伏邪恶,如同太阳出现时黑暗无法并存一般。后者内在不受人我执和法我执的牵制,顿发称性、周遍的大善心,从而制伏由内在一切愚痴迷惑所设立的行为。如此以内心调伏的缘故,外在也能无余制伏一切外道。

第五目 离系果

悉能解脱一切烦恼。如师子王,摧伏群兽。堪受一切众生供养。

此为离系果,指脱离系缚,所谓“悉能解脱一切烦恼”。

不妨反思体会:烦恼总是在缠缚着我们的内心,观察其根源,都是人我执。由于把五蕴的总聚看成了我,执著为我之后就分判自方他方,以此发起爱憎等各种妄动。如何解脱此等系缚呢?如果没有随学普贤行愿,没有唤醒内心的普贤,使心开启并相应于法界之量,就容易陷入自我的烦恼困境网中,久久无法脱离。

群兽之中,狮子雄猛高胜、心力强大,所发哮吼的极大威力,能令百兽闻之皆脑裂。如果心中出现了狮子王般的普贤行愿,则等同法界且极其广阔、圆发万善的心境和力量,丝毫不会落在邪行阴暗里;各种如同虎豹豺狼或鸡猫蛇狗般的狭小偏执、爱憎、自私、自卑、我慢、嫉妒等邪僻心态,一时会被顿时扫空。往昔总被它缠缚而难以脱离,不外是因为没有普贤愿力,没有发起贤善的正气。

譬如治病,如果能把人体的正气调动出来,使正气强大,邪气就无法入侵[3],或者由此摆脱疾病的缠缚;同样,如果注重修炼普贤行愿,强大、圆满地开发善心正气的力量,加上一次次地长期累积,终会串习成身心完全被行愿摄持、驾驭。以它开阔雄浑的运行力量,必定摧伏各种烦恼邪恶而从中脱出,一扫过去的狭隘阴暗,所以叫做离系果。从此远离烦恼系缚,成为大净福田,堪受一切众生供养。

[1]下文云:“是诸人等,于一念中,所有行愿皆得成就,所获福聚无量无边。能于烦恼大苦海中拔济众生,令其出离,皆得往生阿弥陀佛极乐世界。”

[2]《俱舍论自释》云:“若法因彼势力所生,即说此法名士用果。”

[3] 医学典籍《黄帝内经》云:“正气存内,邪不可干。”

导归极乐网-专题站 » 缘《普贤行愿》的十法行会得到哪五种殊胜果?

分享到:更多 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