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为生死之根本、往生之大碍?

暗莲

故劝今念佛的人,先要知爱是生死根本,而今念佛,念念要断这爱根。即日用现前,在家念佛,眼中见的儿女子孙,家缘财产,无一件不是爱的,则无一事无一时,不是生死活计,如全身在火坑中一般。不知正念佛时,心中爱根,未曾一念放得,不直如正念佛时,只说念不切,不知爱是主宰,念佛是皮面,如此佛只听念,爱只听长。

由此,我劝诫如今念佛的人,先要了知爱是生死的根本,念佛便要念念截断爱根。也就是在日常现前的生活里,在家念佛时,眼睛见到的儿子、女儿、孙子、家里的各种因缘琐事、财产、受用,没有一件是心里不爱的,也就没有一事、没有一时不是生死的活计,这就如同使全身都处在火坑中一般。他不知道正当念佛时,心中的爱根却是一念当中也没有放下过,正念佛时只说自己念得不切,他不知道心中的爱才是主宰,念佛是皮面,以这种方式尽管佛号任你去念,爱也只能随它增长。

在这一点上,我们不妨观察自己到底是在做轮回的事,还是净土的事。也并不是从表面定论,而是观察内在的真心。如果念佛只为应付,念一念就算完事,而心里对世间的名利、享受、声色、子女、权位、钱财等等仍是极其执爱并一心追求,实际整天就都是经营轮回事,心里没有一念是决定去净土。何时对娑婆强烈厌离,如同想要脱出牢狱般一心想去净土,那才是真实的求生净土,是一心营办净业。这需要把轮回的爱尽量地退下,尽量地去除。如是经过长期串习,生起真诚求生净土的希愿,也就是具有厌离娑婆、欣求极乐的内涵时,缘起上才是去往净土,自心所修的也才算是净业。

如果只是口头上表面化地念几句,内心却一直追求世间法,以此任凭他唱念多久,其实也都是爱作为主宰。它就如同魔王司令般,坐在内心的指挥室里奸诈地狂笑:哈哈!我又骗了一个人,我可以让你伪装成念佛,内在却由我来操纵。

这种被魔控制的念佛人,心中时时现起的等起或者动机、流向全部是去往轮回,而且以谋求现世法,只能造下趋往恶趣的业因。爱在虚假念佛的掩饰下作为幕后的主宰者,就像一个魔鬼装扮成仁君的形象,却被认作很贤明的皇帝。魔鬼以此乔装,将整个的机制、缘起走向全部掌控,外表看起来是贤良的君主正在主宰、治国,其实完全成为伪善,内在的机制是念念往恶趣奔,这岂不是非常可怕?

所以,要真正让念佛成为一种主宰性的行为,就必须发起真切的愿,以欣厌之心或者说出离心来直接对治轮回之爱。否则,除了走向轮回,还能有什么好的结果?

且如儿女之情现前时,回光看看这一声佛,果然敌得这爱么?果然断得这爱么?若断不得这爱,如何了得生死?以爱缘多生习熟,念佛才发心,甚生疏,又不切实,因此不得力。若目前爱境主张不得,则临命终时毕竟主张不得。故劝念佛人,第一要知为生死心切,要断生死心切,要在生死根株上,念念斩断,则念念是了生死之时也。何必待到腊月三十日,方才了得?晚之晚矣!

眼前儿女之情现前时,要回光看看这一句佛,果然能敌得过这爱吗?能斩断这爱吗?如果断不掉这爱,又怎能了脱生死?生死根本的爱一直在发挥作用,没有从根断除,它就一直生长。因为爱的因缘经过多生串习,已经是非常熟悉,而我们最近才发心念佛,不仅生疏,而且还不能切合自心而念,所以尚不得力。现在要检验,如果在自己眼前现前爱境时做不得主张,譬如,当儿女之爱、异性之爱、名誉之爱、声色之爱、五欲享受之爱、地位之爱等一旦出现,自心马上就跟随它们而转,根本做不了主,那么临终爱念生起,又岂能做得了主?必定会随着爱念投入生死之中。也就是说,平时尚且不能做主,临终便更加不能做主。

所以劝请念佛人,第一要知为生死心切,意为发起真正的出离心,或者说真正厌娑婆、欣极乐的心。如果此心不切,就会使整个流向都是去往生死;如果生死心切,即使没有以证悟空性而断除生死的种子,但以力量可以敌过其他爱,心的趋向势力还是去往净土,这就有希望。

往生净土能否成功,就在于有没有真信切愿。蕅益大师说:“往生与否,全凭信愿之有无;品位高下,全凭持名之深浅。”所以憨山大师也教导,第一要知为生死心切,要断生死心切,要在生死根株上念念斩断,如此使念念都成为了脱生死的时节,何必要等到腊月三十号才见分晓?那时候才着急已经太晚了!从现在开始就必须训练,在任何生死爱境面前能不能做主?当爱心生起的时候,能不能及时用一句佛号将它打消?如果对此生死爱心无法打消、无法敌过,到临终时就不免危险。

一句佛号化除生死业识,因此我们理应念念咬定,不可放松,任何境界现前的时候,都要检验自己这一句佛是否过得了关。要让念念都成为了断生死的时节,此处的“断”意为观爱心生起时,一句佛号能不能把它转掉。无论爱心如何深重,我这一句佛号都要咬定,不断念下去,把原来的爱心化除,这是关键。而且必须愿力坚强,一心往极乐世界去,不恋娑婆世界。如果平时境界里把得住,往净土去的心力足够强,临终就有希望。

摘自智圆法师《念佛警策》

导归极乐网-专题站 » 何为生死之根本、往生之大碍?

分享到:更多 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