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光大师:何为真信切愿?

挑灯夜读

信,则信我此世界是苦,信极乐世界是乐。

首先讲“信”字。这里开示了两层:第一层,要信娑婆是苦、极乐是乐。这一点能彻底信解,就自然会引发厌离娑婆、欣求极乐的切愿。所以特别紧要。

首先对照人间八苦而言,正如《弥陀疏钞》所说:“八苦者,生居胎狱,老厌龙钟,病受痛疴,死悲分散,爱则欲合偏离,冤则欲逃偏遇,求则欲得偏失,乃至五阴炽盛,总成上七(指以五阴炽盛为总的苦因,造成上七苦),名八苦也。而彼国莲花化生,则无生苦;寒暑不迁,则无老苦;身离分段,则无病苦;寿命无量,则无死苦;无父母妻子,则无爱别离苦;诸上善人同会一处,则无冤憎会苦;所欲自至,则无求不得苦;观照空寂,则无五阴盛苦。”

其次按照三苦的情形作观察:在此世界所得到的受用无非是苦、乐、舍三种。有时身心忧苦,有时得到身心的乐受,有时处在不苦不乐的状态中。观察下来,这三种受都是苦的自性。

为什么呢?因为苦受不必说是真正的苦,而乐受也无非是享受外五欲所生的乐,及不求欲乐、摄心住定,从内发起的喜乐(即欲乐、定乐二种)。但是,这只是由惑业造成的暂时幻受,因缘一散就归于空无,这时人得不到乐受,心会不自在地陷在忧苦中。所以到头来只落得忧悲戚苦而已,哪是什么真实安乐呢?不苦不乐的舍受也只是暂时没遇到缘,以宿业势力维持一段时间平静。但这并不是永久的平静,前业一旦报尽就又随着各种因缘发起苦苦和坏苦;而且再次起惑造业,感召未来的苦苦、坏苦。总之,没有生起能根断烦恼的对治——无我空慧之间,就始终住在苦因的状况中,也就会不断地遇缘发起种种苦,因此是苦的自性。

像这样认定了此世界中所得到的任何受都是苦之后,就不会再寄望于世间得安乐了。

另一方面观察:如果我往生到了极乐世界,有没有真实安乐?答案是恒时有真实安乐。因为阿弥陀佛的愿力就是建立功德极其殊胜的净土,让具缚凡夫一生到里面就受到境缘的强大加持,而不会发起丝毫烦恼和有漏业。以此缘故,往生净土,唯一享受无漏安乐。

在娑婆世界无漏的乐等于零,有漏的苦是百分之百;在极乐世界,有漏的苦等于零,无漏的乐是百分之百。这样比较就很清楚,往生净土是真正的离苦得乐!超胜人间天界无量百千亿倍!能在这点上认定下来,就会停止追求世间有漏乐的心,而一心一意地求生净土。

净土法门的殊胜就在于成办往生非常容易,只要临终具足信愿,下至十念与佛的心相应,顿时就被佛力摄持而往生到了净土;一往生到净土,没有任何引生惑业的因缘,连一刹那执著我和我所的心都不会产生,所以不会有人间现在这样的烦恼、种种的非理作意和颠倒行为。佛国的器情清净庄严,色等五尘都是以佛的神力所变现,五根一触五境就加持自己的心,不起任何烦恼,而且念念增益道心。这样修道不断地增进,就不断地增上殊胜安乐,所以有恒时无尽的安乐。

总之,由于生到净土以佛力等的助缘力量,从根本上止息了我和我所的心想,而遮止了惑业,因此五蕴已经不再成为苦因,唯一成为乐因。也就是从这五蕴上不断地现起无漏功德,不断地受用出世法乐,因此纯是乐因。这就彻底消除了苦苦、坏苦和行苦。

信我是业力凡夫,决定不能仗自力,断惑证真,了生脱死。信阿弥陀佛,有大誓愿。若有众生,念佛名号,求生佛国,其人临命终时,佛必垂慈接引,令生西方。

第二层信心,要信我依仗自力决定不能即生了脱生死。又信佛有大誓愿力,只要我念佛求生佛国,临终佛决定接引我往生西方,从此就永远超出生死。

如果这两点信得真,就会一心一意地寻求往生!因为第一条路——凭自力,走不出去,第二条路——凭佛力,极容易走出去!那就选择走仗佛力往生的路!因为达到的是同样的效果,而后者这么简易、稳当,只要全力以赴地修持,十拿九稳可以成办。信了这一点,就会引发一心求与佛力相合而求往生、求成道的愿了。所以,由第二个信心会引起后来的愿。

这里要仔细考虑:我这一生到临命终时到底走哪一条路?我有没有能力在这一生,多而几十年、少而几年中就证悟?如果能证悟,又断得了烦恼,那就准你一生了脱。如果不能证悟,无力断烦恼,那也决定会被业力牵引而受生三界。

其次考虑:假如我选择走临终往生西方这条路,我能不能成办?衡量下来,“信、愿、行”三字自己完全能做得到!不但做得到,还能加深。因为已经有一定程度的信心,还能通过闻思净土经教进一步增长;对于愿,也可以通过思维苦、乐等来加深;作为行,比如念弥陀名号、密咒等,我也完全做得到。只要我具足信愿,临终时心里念佛,就一定能蒙佛接引往生西方。这事完全能办得到!

能够这样信受、决定下来,紧跟着后面的发愿、实行就会顺理成章地生起。就像常常讲的“信为道源功德母”,信心是净土道的源头,是产生往生净土、住不退地、圆满菩萨道无量功德的母亲。

愿,则愿速出离此苦世界,愿速往生彼乐世界。

由以上信解了娑婆是苦、极乐是乐,就会引发厌离娑婆、欣求极乐的愿心。既是纯一苦海,就一心求出离;既是纯一乐国,就一心求往生!又能信解唯仗自力难以即生解脱,而兼仗佛力很容易往生解脱。这样就决定下来——今生命终唯一去极乐世界,由此发起迫切求生净土的心,就是所谓的愿。

两个“愿速”,“速”是表达非常迫切的意思,就像囚犯长期关在监狱里,一心就想脱出监狱。他越是思维受刑的苦、毫无自由的苦……,就越想脱出牢狱,回到自由、广阔的天地中!有这样极迫切想脱出监狱的心!如果有机会能出狱,他会立即出去。求生净土的愿要有这样的程度才好。

如果已经把娑婆世界看成一大监狱、一大粪坑、一大苦海,那么无论如何都只觉得是苦,身体有大的病痛,当然是苦!遇到很多违缘、折磨、灾难,也肯定是苦!而想起这一生所享受的那些欲乐,也只是苦味而已;处在不苦不乐的舍受中,也并不是已经息灭了苦,自身上有极大的隐患尚未消除,始终是苦因的状况,当然是苦的性质!

总之,轮回中的一切衣食住行、工作生活都是苦,心里只想“快点脱离这个苦海”。再想到极乐世界不论听经闻法、禅定修持、他方供佛、普度众生,做任何事都极具功德、极有意义,都是那么殊胜!心里只想“快点生到佛国”。有了这两种心,就是生起求生净土的愿了。

摘自智圆法师《印光大师文钞选讲》

导归极乐网-专题站 » 印光大师:何为真信切愿?

分享到:更多 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