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修难生,专修易往

5

晋朝慧恭法师,到庐山入莲社,与僧光、慧兰等人同学。僧光等人的修学不如慧恭,但虔诚系心净土(注意“系心净土”四字)。

有一次,慧兰对慧恭说:“你虽然用功学了很多、听了很多,却不知道经上说:这就像聋子弹奏音乐,虽能取悦听者,自己却听不到什么。”慧恭对此并不信服。

后来七年之间,慧兰等人都往生了极乐世界,走时都有瑞相。又过了五年,慧恭得病,病情日益严重,他感叹地说:“六道轮转,何时止息,死生去来,归向何方?”说着,泪如雨下。他诚恳地礼拜阿弥陀佛,誓愿往生极乐世界,心念十分专注,毫无间断。

这时,忽然见佛持着金台来迎他,他感到自己的身体乘上了金台,又见慧兰等人在金台的光明中,对他说:“长老已经受生极乐世界的上品,我们不胜欣慰。只是遗憾沉溺五浊日久,来得太迟了。”

慧恭在这一天告别大众,欣然圆寂。

慧恭最初因自己广闻博学、智慧超人,非常自负,并没有专志求生净土。同学劝他,不以为然。后来他生了重病,面临生死的严峻考验,才知道单凭自力不能了脱生死。由此而生起大忏悔心,流泪、叩头,发起誓求往生净土的心。因为他至诚恳切,一心专注,无一刻间断,很快感得佛持金台来接他上品往生。

蕅益大师也有类似的示现。传记上讲他二十五岁入径山坐禅参究。次年夏天,用功到极处时,身心世界忽然消殒。由此知道此身从无始劫来,当处出生,随处灭尽,只是坚固妄想所现之影,刹那不住,的确不是从父母生的。这时,一切经论、一切公案无不现前,无不通达。久之,胸次空空,不再留一字脚。这是他开悟的情况。

后来他五十六岁时,给一位居士写信,信中说:“今夏两番大病垂死,季秋阅藏方竟。仲冬一病更甚,七昼夜不能坐卧,不能饮食,不可治疗,无术分解,唯痛哭称佛菩萨名字,求生净土而已。具缚凡夫损己利人,人未必能利,己之受害如此。平日实唯在心性上用力,尚不得力,况仅从文字上用力者哉?出生死,成菩提,殊非易事……”

蕅益大师这番话对自负高慢的人不啻是当头棒喝。大师是大彻大悟的祖师,数十年在心性上用功,重病来临时尚不能化解,唯有仗佛力求生净土,何况具缚凡夫,薄解浅修,业力深重,怎能敌得过生死呢?

以上两位高僧的经历让我们内心惊动。我们应当从中吸取教训,平时就按愿文所说一心系念,把日常所修的任何功德都至心回向,求生净土,以期临终之时蒙佛接引,顺利往生极乐世界。

摘自智圆法师《阿弥陀佛四十八愿讲记》

《阿弥陀佛四十八愿讲记》PDF下载

《阿弥陀佛四十八愿讲记》EPUB下载

净土专题文章 » 杂修难生,专修易往

分享到:更多 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