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普贤行愿品》境界太高,不要十大愿王而专取偈颂的说法对吗?

普贤行愿
不要十大愿王而专取偈颂的说法是不对的,这是根本上的颠倒。应当首先了解十大愿王,再入到偈颂里面去修。你不要畏难,我们为着整体教法的缘故,必须得“大、方、广、佛、华、严”等一个字、一个字地解释,然后四法界也要说,不可思议也要说,两种解脱也要说,这些暂时不懂不要紧。

说法不是针对一个人,如果我们做随堂开示,是针对某人具体的问题,你会感觉有一些切身效果。但是讲大法的时候,是要针对它的高度来说,如果我们把甚深的法讲浅了,就会有谤法的过失,变成损减谤。本来无上大法却解释成小学生的水平,这怎么行呢?那不是混乱宗旨了吗?跟人天乘的法有什么两样?或者跟小乘善有什么两样?或者说跟一般大乘权教的善有什么两样呢?这样解释是不行的,必须到达法门的相应高度来宣讲。

这样,我们就清楚了方向在哪里,大致上是了解了。从这里你就可以开始祈愿,一心往那个地方祈愿。不要感觉难,一看到就有一种习惯性的反应:为什么讲一些我听不懂的?我现在是一个初学的人,为什么对我说这些?你不要这样想。人虽小,但可以有无上的志趣。虽然没有证到,但别人稍微点一下,有智慧的人就知道方向了。

这并不要求你全部懂,一切都由信心证入。你小的时候,大人的事都懂吗?但是你通过感觉会想:我要做大人的事。如果什么事都要全部懂才肯做的话,那世上很多事就不必做了。我们连一个小小的感冒都分析不来,但你感冒了会吃药;你对轻轨懂吗?但你还不是坐上去?就是因为相信。你对这世上的事儿懂几点?方方面面追究的时候根本就不懂,但你依然在生活,依然按照正确的规则在操作。同样,无上的普贤行海当然是唯佛才证知的事情,那为什么我们可以学?就是因为文字可以指引一个方向,我们就往那边走。小学生不知道未来读到最高课程是什么样子,但他通过一点零星的听闻以后,就知道往哪儿走了。所以大家放下包袱,自己要有信心,有好乐,愿意往无上果地方面发希愿心,只有这样才能达到一个超越,因为在观念上有了飞越。

现在这个时代问题太大了,必须普贤行愿大法才能搞定。其他善法无量劫来一点一点地积累,不如在最大最深的地方生一个信心的效率大。认识了这一点,我们的劲头就起来了。那是什么原因呢?刚才解释了“普”,也就是通过圆教的指示,已经知道自己本身是法界,这样一次性起心的时候,把法界所有的量都作意到了,是不是一个刹那已经是十方三世的量了?而过去落在生灭心的量里——我们陷在迷梦里一刹那起一个念头,这叫做“生灭心”,它是因缘所现的,都是幻化的、假的。在这个量里,我们的心做事时,只能想到一点一点地积累,就好比做加法一样。没有无上圆教的指示,我们做梦也想不到自己是什么。

这才知道什么叫“一念一切悉皆圆”,才知道对于十方三世佛一个一个地呈献各种殊胜供养,经过无数劫,不如对于普贤法界信解以后,一次性发供养心的功德大。因为这两者在见解上不同,在善根的量上不同。前者的想法是一个加一个来进行,后者的想法就像前面说的,像核爆炸一时间辐射极广大的区域、或者像卫星发射一下子覆盖大片区域一样。根本点在于了解了自己的心含裹十方三世,一起了这个量就叫做普贤的祈愿。所以普贤敬、普贤喜、普贤赞、普贤回向、普贤随学、普贤恒顺等,全部要加一个“普”字,必须在这个量上祈愿。这样我们一下子就达到了凡夫位上所能有的飞越。

像这样,由于心量打开的缘故,顿时就出现了转机,以这样圆遍的量,就翻转了一切颠倒狭小的恶行。那些都是以狭隘的心认为这个是我、那个是他,起各种对比、计较,之后发生无数恶行,全部障蔽生命力,所以果报上通通极其衰损。但是我们一翻转过来,以普贤行愿印持,发动善愿,我们的心顿然间就变得万善充满,一下子成了相应整个法界量的程度。这样,只要念一个偈颂,就能够除灭恒河沙数的罪业,这就是基于深信心。

所以,千万不要颠倒经的宗旨,把它讲成一种下层的法,那会造成损减谤。谤法时时会发生,凡是讲得不正确都有很大罪过。

摘自智圆法师《普贤行愿品备忘录》

导归极乐网-专题站 » 《普贤行愿品》境界太高,不要十大愿王而专取偈颂的说法对吗?

分享到:更多 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