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方法,让我们超越痛苦

楚弓

楚王丢失了弓,属下想去寻找。楚王说:“楚国人丢失了弓,还是楚国人得到,何必去找呢?”

孔子说:“可惜楚王的心量还不宽广啊,为什么不说,人丢失了弓,还是人得到,何必只是楚国呢。”很大气啊!楚王固然有沧海一般的胸襟气魄,而孔子实在是天地一般的容量。

当然,孔子也是姑且就楚王的话引伸,而没有完全把话说透。为什么呢?因为还是没有超出弓的话题呢。再进一步说楚王丢失了弓,楚王还是像过去一样,没有失去什么;假如楚王又得到了弓,楚王也还是和以前一样,也没有得到什么。

尽管如此,还不彻底,还没有超越“我”。更进一步就是,要找什么“我”也不可得,哪还有什么弓啊、人啊、楚国啊。

【原文】

楚王失弓。左右欲求之。王曰。楚人失弓。楚人得之。何必求也。仲尼曰。惜乎其不广也。胡不曰。人遗弓。人得之。何必楚也。大矣哉。楚王固沧海之胸襟。而仲尼实乾坤之度量也。虽然。仲尼姑就楚王言之。而未尽其所欲言也。何也。尚不能忘情于弓也。进之则王失弓。王犹故也。无失也。假令王复得弓。王犹故也。无得也。虽然。犹未也。尚不能忘情于我也。又进之。求其所谓我者不可得。安求其所谓弓也人也楚也。

——摘自莲池大师《竹窗随笔》

导归极乐网-专题站 » 这个方法,让我们超越痛苦

分享到:更多 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