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土世尊开演折摄二门的必要性

两土

何则,娑婆国土,释迦已灭,弥勒未生。极乐世界,阿弥陀佛,现在说法。娑婆国土,观音势至,徒仰嘉名。极乐世界,彼二上人,亲为胜友。娑婆国土,诸魔竞作,恼乱行人。极乐世界,大光明中,决无魔事。娑婆国土,邪声扰乱,女色妖淫。极乐世界,水鸟树林,咸宣妙法,正报清净,实无女人。然则修行缘具,无若西方。浅信之人,横生疑谤。

为什么说极乐世界是极其殊胜圆满、充满增上净缘的佛国,而必须首先引领众生往生呢?这是事实。可以从正报佛和菩萨、依报各种色声等方面观察,会发现两土的差距极其悬殊。

先看正报导师佛和助伴菩萨。在娑婆国土,贤劫第四佛为释迦导师,然而住世仅八十年就入灭,不复再出,第五佛弥勒佛还没降生,中间阶段无佛出世。在极乐国土,阿弥陀佛正在说法,一往生就能亲自在佛座下依止佛。在娑婆国土,我们只是听到观音、势至的嘉名,无法直接亲近。到了极乐世界,能与二大上人成为胜友。

在娑婆国土,各种邪魔竞相干扰,使得行人无法住在法道中。而且时时被邪缘引诱,常常发生各种魔事,起各种魔心,自身很大一部分成了魔属。或者落在魔的邪见解、邪念、邪作为等中,自然被魔同化。由于魔界力量特别炽盛,所以行人难以不受影响、浸染、同化等。而极乐世界是大光明领域,佛光普照,摄持行人不退菩提心,念念增进道力,发起无量行愿等。所以,在极乐世界绝对不遇魔事,因为那是正法国土。

要知道,不相应涅槃正道的法都落在魔的领域里。譬如鼓吹常乐我净四颠倒见,以此摄持而发生各种邪观念、邪做法、邪倾向。而在极乐世界,法王阿弥陀佛一统国土,处处宣扬正法,摄持人心去掉万患之根的私我执著。再者,那里充满了清净正法,处处让人念佛、念法、念僧,宣说无常、苦、空、无我,这样就不会落在苦集当中。而且宣说空性法、菩萨行愿法等,常常熏习大乘深广妙法,发起菩提志愿,相应法无我空慧,然后开发本性,现前普贤行愿,又到十方国土亲近诸佛等等,时时以正法熏心,所以了无魔事可得。

再看国土的五尘,特别是色尘声尘。娑婆国土邪声扰乱,女色妖淫。“邪声”包括各种邪言论,从邪魔邪党心中传出来,引着人心往邪因缘上转的都是邪音声。譬如鼓吹自我、崇尚竞争等,各种声调都让人深度中毒。或者妖淫、狂躁、发泄等的音声,引诱人心往邪方面走。所谓“女色妖淫”,指越到末世,女人越具有引诱相,比如有些女人穿着暴露等,非常不正,这都是邪魔的表现。在极乐世界,水鸟树林都宣演妙法,正报清净,没有女人。处处闻法音,又没有淫欲这个生死的大根本。正如《楞严经》所说:如果有淫欲,想修道成就如蒸沙煮饭,无有是处。又如经中说:如果人有第二种如淫欲一样的烦恼,那就没办法得度。娑婆世界的末世充满了淫欲的染污缘,非常难证道。阿弥陀佛早已看到这一点,所以,国中人民纯一大丈夫相,这样就不起淫欲。其次,国中充满正法,不会熏邪法,这样就没有退缘,具足证道因缘,由此念念在菩提道上升进,直至成佛而后已。

以这个缘故,两土导师以折摄两门,让众生一方面看到生死界纯粹是苦,没有一件乐事,另一方面看到极乐国纯粹是乐,没有一件苦事。一边几乎全是加强轮回的力量,继续陷下去的话,无数恒沙劫都爬不出来;另一边全是摄持心往法上回归的因缘,因此一生可办佛道。一者是惑业苦大充满;一者是智悲力大开发。这样当然要以折摄两门,让众生发欣厌之心,趣向极乐世界。但是,两土导师并非只让众生处在欣厌心的地步,而是以欣厌作为转凡成圣的胜妙方便。往生到极乐世界,就逐渐脱离尘垢,现见本性。一旦见了本性,顿时诸相息灭,那时自然知道本无净秽可得,不必在相上起欣厌想,当然,那是很高果位的事情。像这样,从有欣厌证到无欣厌,达到实际理地而证入大空性,获得文殊智;而且,在佛事门中不舍一法,会兴起普贤行,由此圆成佛果。应当看清这条殊胜的道路。

然而,浅信之人对于这个胜妙法门,无端地兴起各种怀疑和诽谤。由于见识太小,还自以为是,看不到大义所在,就诽谤这个法门不契合无生,障碍成佛,不符合平等性,不应起欣厌,或者说这是心外求法,心外求净土等,最关键问题是排斥欣厌之心。因此,下面直接说到,在凡夫地不可缺少欣厌,向道之心正是欣厌的内涵。如果在短浅处有欣厌,那在深远处为何不起欣厌呢?在较殊胜境上都有欣厌,在极殊胜境上为何不起欣厌呢?如此等等,来打消人们心中的疑惑。

——摘自智圆法师《宗赜禅师莲华胜会录文》

《净土十疑论讲记》PDF下载 

《净土十疑论讲记》EPUB下载 

导归极乐网-专题站 » 两土世尊开演折摄二门的必要性

分享到:更多 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