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何说不生厌离心,未有出期?

1厌离娑婆:为何说不生厌离心,未有出期?

言厌离行者,凡夫无始已来,为五欲缠缚,轮回五道,备受众苦。不起心厌离五欲,未有出期。为此常观此身,脓血屎尿,一切恶露,不净臭秽。故涅槃经云:如是身城,愚痴罗刹,止住其中。谁有智者,当乐此身。 

所谓的“厌离行”,要看到凡夫从无始以来,都被贪色声香味触五欲的贪欲所缠缚,由此起各种烦恼,集各种业,为业力所牵,在地狱、饿鬼、旁生、人、天五道里轮回不已,备受各种各样的苦。如果不起心厌离五欲,还贪著它,由于因没断,轮回的苦就断不了,因此没有从生死超出的时候。知道贪欲的过患后,就要常常观这个身是不净的体性,里面有脓血屎尿等一切恶露,一露出来就是让人见了恶心、无法忍受的臭秽不净相。

过去认它为宝贝,现在看到不净后就想:这个身体的城市,愚痴的罗刹住在里面,哪个有智慧的人会欢喜这样的身体呢?如同《涅槃经》中所说。从此心里就不再想多管这个身了,不再想做它的奴隶,为它操办各种五欲,做各种呵护了。贪的源头就是护惜身体、保爱身体,一旦发现它不是要爱著的地方,感觉这个厕所一样的身体吃两口能维生,有件衣服裹裹就可以,这样就能从为身贪五欲中脱出了。

这又分两分:

(一)理趣;(二)实修。

(一)理趣

理趣上要看到,凡夫整天为私我寻求色声香味触,起无数烦恼,造尽了业,在轮回里受无数世苦,所以一定要离五欲。贪著五尘就要不断受苦,真是大灾难。眼识贪著色法,就像飞蛾烧死在灯火里;耳识贪著妙声,就像野兽闻琵琶声被猎人杀死;鼻识贪著香尘,就像蜜蜂贪著花香闭死在花笼里;舌识贪著美味,就像鱼儿被铁钩钩走;身识贪著触尘,如同大象陷在淤泥里。这就是轮回无数迷乱显现的根本、无数苦的根源。像这样,心贪著五欲,被贪欲缠缚是诸苦之本。“诸苦所因,贪欲为本”就是这个意思。

然后想,只有远离对五欲的贪著才能从苦中脱出。那要怎样放下五欲呢?要想到,贪声色享受、贪异性、贪影视、贪美食、贪妙衣、贪小车等的任何色声香味触都是为了身体。最保爱的就是它,认为世上最需要呵护、尊重、供养的就是它。现在一定要看清身体的本相。当发现它是污秽的行动厕所,是最大的出苦基地,还会为它贪吗?没必要。这时就起了厌离,不想再为它做什么了。

譬如在同一个医院里抱错了孩子,把怨家的儿子当成自己的儿子领回家,几十年含辛茹苦精心养育,当成心肝宝贝。忽然有一天别人告诉他真相:这是怨家的儿子。这才知道先前都白做了,从此再也提不起为他做什么的心,这就是起了厌离。同样,一旦发现身体是这么一堆污秽的东西,还要为它做什么?而且它是万苦之源、万苦之器,没有比它更大的制苦机器、出苦容器了,还要为它干什么?马上感觉这是轮回苦患的身,要舍开,不要再护它、为它贪、为它求,造尽了业,招得来生大苦连绵,这时就会生厌离。所以,重点就是要观自己最保爱的这个身是不净、苦的体性。

分说有不净和苦两类,总说就是一个“苦”字。见到它唯苦无乐,就只想尽快脱掉它,再也不想为它干什么了。这样就能从缘身体而发生的对五欲的贪著中舍开。厌舍了这个身,就在根源上厌舍娑婆了,然后就想换掉此身,求得净土的清净身。这就是修厌离的方法。

又经云:此身众苦所集,一切皆不净。扼缚痈疮等,根本无义利。上至诸天身,皆亦如是。

分五:

1、此身众苦所集;

2、扼缚喻的涵义;

3、痈疮喻的涵义;

4、“根本无义利”的涵义;

5、“上至诸天身皆亦如是”的涵义。

1、此身众苦所集

观察对象是此五取蕴身或相续,不仅仅是肉身。此五取蕴身是无量诸苦的集聚处,这有两个涵义:

(1)制造诸苦之处,称为“苦器”,是机器的意思;(2)出生众苦之器,是容器的意思。

出生众苦之器又有五点:

1)将成众苦之器;

2)出生众苦之器;

3)苦苦器;4)坏苦器;5)行苦性。

1)将成众苦之器

依靠所受的这个蕴,能引来生以后众苦。现前已成的五取蕴有色、受、想、行、识五种法,以此起惑造业,能引来世以后的众苦。或者由于阿赖耶识中带有过去世的各种苦种子,在今世如果没有感苦,也将在来世出生众苦。

2)出生众苦之器

已成就的五取蕴,是此世老、病、死、衰、爱别离、怨憎会、求不得等众多苦的依处。目前已经造成的蕴体,将不断出生这一期生死中的各种苦恼,它是发生苦的大器具。

3)苦苦器;4)坏苦器

苦苦、坏苦两种苦种子在蕴体中随逐不离,因此,遇缘时会从中不断地产生苦苦和坏苦。

5)行苦性

自从最初造成了五取蕴,就变成了行苦自性,从此以后,一切行都随着宿世的惑业力他自在转,即是行苦。也就是当初一念迷失,以为有我、我所,这样起惑造业,就产生了五取蕴的自性。从此一直免不了随惑业力他自在转的状况,一直都是迁流自性,没有回归,因此叫“行苦性”。就像黄河从源头开始涌流,从此滔滔不绝地往下流,从未截断过。只有取得圣位,以无我空慧截断它才开始返流。在出现对治之前,一直处在迁流中。也就是自从一念错认有“我”,之后以我执的力量起惑造业,从未停歇。因此,在果出现时,仍然是这股力量引发出后后的蕴。这样刹那不断地相续,从未截断过,它就成为行苦性。

总之,取蕴是五种苦的器具,因此称为“众苦所集”。

再从不净来看。自从一念错乱,此后就失去了清净,完全是疯子状态,没有的认为有,有的认为没有。以执著我和我所的力量,不断地起各种错乱想、错乱执著。在私我、私欲的驱使下,起各种烦恼和业,这些都是因的杂染。以这种迷乱力现出的果报哪里有清净自性呢?所以果叫做“生杂染”。总之,从因至果的状况都是杂染,这叫做“一切皆不净”。因上只会发生烦恼杂染和业杂染,故不净;果上是轮回三界的生,叫做“生不净”。或者从身心两方面来看。人身由三十六种不净物所成,纯粹不净。心里无非是执著私我而起贪嗔痴等的各种烦恼,以及发起为我求利的各种运行,这就是烦恼和业的不净状态。

2、扼缚喻的涵义

“扼缚”,就像压在牛脖子上的牛轭,一直拖着牛往前走。这是形容蕴身一直随惑业力他自在转,毫无自在的苦态。

譬如囚徒被关押在监狱里,任何行为都不得自在,要受刑、受驱使而劳役等。我们的蕴身受惑业力控制,一直处在生死苦状中。大的方面,不断地取三界的身,生了死,死了又生,没法摆脱生死状况。细的方面,一直处在蕴的迁流中,在这当中会出现生老病死、爱别离、怨憎会、求不得等各种苦,遇到合意、不合意、中庸等境界,不断地起贪嗔痴。总之,因的状态是由于蕴中有烦恼种子随逐,所以不断地现行烦恼,制造苦因。果的状况是由于蕴身被苦种子随逐,不断地出各种苦。所有运行都是由惑业力来控制的,所有果报都是由惑业力制造的,完全是他自在转的状况。

就像一匹马被缰绳控制、被鞭子抽打,只能不断地往前走,都是他自在转。又像囚犯受刑罚,背着石头向前走,毫无松懈之时。又像大海中随风飘荡的小船,风浪汹涌急猛、刹那不停,船不断地随风浪趣进,没有一点自在。又像一辆刹车失灵的小车,一路狂奔,最终坠下悬崖。也就是在惑业力的支配下,蕴身不得不往前走,在暂时的安稳以后,必定坠入悬崖。这就是轮回生涯,总是不断地前进,最终坠崖。这种惑业力的状况就像车一路疾走,忽然间出现险恶状况,因缘集聚就坠崖、车毁人亡。而且不是一度坠崖,坠崖以后又出一辆车往前走,之后又撞车、又毁掉,又出一辆车……这样没完没了,一直处在受控状态。在古代只有牛轭能作为形象的譬喻,在今天有各种各样的譬喻,总之是自己没有自在,一切随他自在转的状况,全是苦态。这样就了解,五取蕴相续的状况实在难以忍受,它是世上最大的病态。

以上说到以惑业力不断陷在苦的循环中,落在苦的锁链里,无法摆脱,称为“扼缚”。这也是形容行苦,一直为惑业力他自在转的状况。从中要醒悟到,我们从无始劫来到今天为止,经历了漫长不见边际的时劫,一直处在随惑业力不自在转的行苦当中,这是发生一切生死诸苦的根源。这里有极大的生死大患,不像一般情形讲的小片段生死苦,它叫“生死苦海”。如果找不到解治的方法,那将一如既往无限地苦下去。如果不能以自力解除掉这套运行机制,那还会按这条缘起链走下去,当然是纯苦无乐的命运,不要指望在这里能得到真实安乐。

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这一点,命运才可能发生转变。行进的方向、努力的方向会变成要解除五取蕴,而不是在蕴体上希图得到安乐,那只是痴人妄想而已。而这一番决断会使我们发生出离之心,也就是要脱离五取蕴苦的相续。

3、痈疮喻的涵义

当痈疮触到热水时,剧烈的苦受会紧紧钳制着身心,痛得无法忍受,这譬喻苦苦状态。如果触遇到冷水,没有剧烈疼痛的逼迫,感觉轻松快乐,实际只是苦受减轻的错觉,譬喻坏苦。因缘和合暂现痛苦减缓的快乐错觉,因缘一散又陷入苦中,它是坏灭性,不是真实安乐。再者,痈疮未触遇热水、冷水时感觉很平静,实际里面的病毒丝毫不少地存在,根本没解除。只要病根潜伏,一遇缘就会无间现行苦苦和坏苦。因此,这种现似平静的状态实际是等待苦发作的状态。这譬喻行苦,始终在苦因的状况里,当然是苦性。

现在观察自他的五取蕴身,要确认到它的确如痈疮一样。可以把痈疮放大到一米七左右,一百多斤,大概一个人这么大,外面有一层薄薄的皮包着,里面有发生苦的机制。它包括生理上一大堆脓包等的状况,以及心理上各种烦恼种子和苦种子随逐的状况。这样就知道,它是一层外皮里面包裹着各种毒素般苦因的状况,一直以阿赖耶识熏藏的种子作为机制,随着缘起的力量在不断地显现,难以测度。

一旦苦因缘成熟,痈疮上会发生剧烈的身心大苦。那时非常难忍,苦受钳制着自己,无法摆脱。有时在福业等因缘成熟时,会感觉有一些快感、乐受,痛苦减缓到让人有一种乐的错觉。但忽然间又像疮触到热水一样,发生剧烈苦受。有时候感觉很平淡,不苦不乐,就这么过着。但这也不安稳,因为大痈疮里的烦恼种子和苦种子一点没解除,还在不断地相续着,在等待因缘。忽然间遇到可意境、不可意境时,又会发生贪、嗔,新的一度苦因又开始了。或者触遇一些因缘时,身体马上生病,出现衰老、难看或死亡等,巨大的苦难攫着自心没法摆脱,那是苦受的状况。或者忽然间遇到了爱别离、怨憎会、战争、瘟疫、饥荒等的苦,一阵阵的苦忧就来了,感觉度日如年,什么时候能出去?有时候又迎来了春天,阳光明媚、欢歌笑语等,好像有点乐。人生中常常有这种境况,实际是坏苦。因为它是由一个个因缘支持的假相,因缘一过又很寂寞、很无奈、没意思,又陷在忧苦中。或者过去的成功、幸福、爱情等一旦破灭,极其难忍的剧烈忧苦控制着自己,所以过去的快乐全是坏苦。这是人间的状况。

再说升天一度享乐,也只不过是较长的痛苦减缓时期,逼恼得不那么厉害。他正得意洋洋、炽然享乐时,忽然间因缘陡变,这一期光景一下子没有了,出现了巨大的衰灭之苦。那时非常恐惧,即将从天界掉落下来,境况越来越黯淡、凄凉,各种受用一下子全没有了,非常难受,之后翻落到下界。最可怜的就成了无间地狱的薪柴,毒疮剧烈发作,里面的地狱种子等现行,在漫无边际无数年月里被苦的烈火不断地燃烧着,暗无天日、惨不忍睹。等到稍微好一点,到了畜生道或者做人,剧苦减轻,但很快又下去了。像这样,由于集谛没解除,以我执熏成的烦恼种子就在不断地现行,之后又熏种、又现行,一直在惑业苦的流转中。而蕴也是一段接一段地演变下去,是这样一种大苦的状况。

这样理解后就知道,自己是个大毒疮,一直好不了,它不断在变,花样翻新,层出不穷地出现六道诸苦。它就是发生厌患之处。一旦懂了行苦、五取蕴苦,就会发生彻底的厌离。

4、“根本无义利”的涵义

自从一念无明,已经成五取蕴后,它就是行苦的自性,成为发生无量苦苦、坏苦的根本。它纯是苦因,纯是出苦、造苦之器,所以一点义利也没有。换言之,如果能在里面得到一点真实安乐,那可以定义它还有真实义利,然而一点真实安乐都得不到,因此,它就像纯粹的苦海,又像纯粹污秽的厕所或罗刹洲,叫做“永远的苦难之地”。这就可以看到根本无义利,希图在这上得实义简直是痴人说梦,盼望在这上出现好东西完全是乐颠倒想,毕竟不会实现。我们要在这里彻底看破,发生彻底的厌离心。

5、“上至诸天身皆亦如是”的涵义

从整个轮回的状况来看,五取蕴相续不断,这种状况到了天界也没有改变,只是在整个流程中处于暂时休息的一段而已,过后会重新发生苦苦。所以,升天只是以福业力让苦苦暂时止息,一段时间不剧烈发作,但根本上病没有好。从已经形成的五取蕴来看,他一直有五取蕴的病,从未好过。这里面的我执和烦恼丝毫未断,一直是烦恼种子和苦种子随逐的状态,因此决定会取后蕴。这个病态一点没消除,决定将无穷无尽地演变出苦来。

诸天身就像在堕落之前暂时酣睡一段,维持的因缘力一消散,按欲天来说,顿时出现衰相,那是非常难忍的大苦,之后就要堕落。从色界以上的天来看,顿时就出了定,没有定力就翻落到下界。它是毒疮状态,只是暂时用冷水敷一下,由于保护措施做得很好,所以暂时不发作。一旦离开保护,触到热水,苦受马上爆发出来。这就看出,天身和地狱身是一样的病态,只不过天身处在没发作期间,地狱身处在剧烈发作期间。然而天身过后就是地狱身,因为终究要发作,而且发作得很猛。所以,从整个演变的过程来看,可以说天身跟地狱身一样可怕。就好比看到一个癌痛剧烈发作的人,觉得非常可怜,而另一个有同样病症的人虽然没发病,但从缘起机制上观察,过不了多久也会落到那个状况,两人是一样的,只不过早一步迟一步而已。

我们要有长远的眼光,看到五取蕴制造三苦的机制,一旦看清它发展的全过程,就知道天身跟地狱身是一样的。为什么这么讲呢?地狱身暂时跌落到最苦,过后还会弹回来做人做天,但只要没出现无我空慧对治法,问题就没解决。可以看到,地狱身暂时发作剧烈,但在多劫以后又会返回成人天身,升天几万年甚至多少劫,之后又下去,再上来……从整个过程来看,他暂时落下去,过后会回升,他现在处在苦苦态,后来又会出现坏苦态、行苦态。而天身现在是坏苦态或行苦态,但若干年劫以后又会落入苦苦态。从整个状况来看,不过暂时一个在波底,一个在波峰,从整个轮回苦波状态去看没差别。天人的轮回命运和地狱众生的轮回命运,从未来的状态来看是一样的。

我们不要幻想在这条苦的列车上会有好状态可言。只要没往生净土,落在轮回里,不论暂时是什么状况,从整体来看都是轮回苦流。就小片段看,我们觉得现在很好,有幸福快乐,但在彻见取蕴苦的智者来看,就像《四百论》所说,智者观天如地狱,是一模一样的。譬如去看地球上的人,从小片段来看,有贵贱、高低、贫富、苦乐等各种状态,认为这上面很不一样。但从每一个有情总的轮回状况去看,就会发现是一样的苦。任何一个有情都无数次做过天王、转轮王,也无数次掉过地狱,是一样的状况。这就看到,整个三有全是三苦相续不断的状况、全是轮回状况,从这里会发起普厌三有、普厌轮回的心。

——摘自智圆法师《净土十疑论讲记》

《净土文库48 净土十要第四要.净土十疑论讲记》PDF

《净土文库48 净土十要第四要.净土十疑论讲记》EPUB

导归极乐网-专题站 » 为何说不生厌离心,未有出期?

分享到:更多 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