孙夫人临终化蝶西飞去

两只蝴蝶

孙母林夫人者:庆泽之生母也。宿植德本,禀性淑贤,其孝亲敬夫,教子持家,周给贫乏,救护生命,皆足为女流师范。而且笃信佛法,修持净业,自少至老,无或废替。况身禀女质,既难远参高人,而家住玉田,绝少宏法上士,而毕生孜孜修持者,乃多劫之熏修所致也。

溯昔夫人归孙君时,贫不自给,操劳苦作,过于佣保。中年以后,家渐富裕,有子五人,孙十余人,仆婢甚多,宜享逸乐,其操劳苦作,不改旧度。衣止粗布,不服绫罗,洗浣补缀,尚不忍弃。见人之饥寒,不异身受,必施金推食,其心方安,人有求祈,必令忻悦而去。昆虫蝼蚁,诫勿伤害,即蛇蝎毒物,亦令设法驱去,绝不肯令其受伤也。盖欲子孙世守勤俭仁慈之道,以身率之,而冀其依行焉。  平时每以因果报应诫子孙,常曰:「利人实为利己,害人甚于害己,凡居心行事发言,皆须归于慈善一边而后已。汝等若能如是,则为无忝所生,否则纵令富贵至极,亦属污辱祖宗之大怨家也。」故其子孙,多皆笃厚敬谨,不染时风。

尤可异者,去冬兵灾起时,庆泽奉母远避于亲眷家,当其去时,心虑惶恐,夫人以装老衣之箧命携之,亦不言其所以。至腊月遂殁,适得具敛,虽曰年高八十有八,不可不预,然其心地安详,不随境乱,于此可见。

当夫人临终时,庆泽率其家人,同声念佛,忽若发狂,遂将窗纸撕破。适有二蝶大如掌,从窗棂入,黄质杂黑白章,彩绚非常,绕尸而飞,家人驱之,竟不能去,历大半日,殡殓已毕,舁入他院,蝶亦随棺飞翔,直至灵柩安妥,方始飞出,向西而去。夫时当腊月,况在北方苦寒之地,何得有蝶,当时本家与亲眷七十余人,同皆惊异,谓为不经见闻之瑞。

盖以夫人盛德净心所感,以表其离此娑婆,生彼极乐之祥,但以世人根机陋劣,特示为蝶,此岂真蝶乎哉?

——《增广印光法师文钞下.崔母孙夫人往生传》

《增广印光法师文钞下》PDF下载

《增广印光法师文钞下》EPUB下载

净土专题文章 » 孙夫人临终化蝶西飞去

分享到:更多 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