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如禅师的一封家书

3d254dd32fd2ce68744b2eabecfe5008d72da186d95c-IOegNz_fw658_副本

这是天如禅师写给弟弟的一封信,交待督策母亲修持净土法门,来完成这一世的解脱大义。

吾忝学禅,不能使父母发明生死大事,成就道业,此为可愧。然窃观二老,恐非禅学根器,犹发药不对病,则反病于药矣,故甲子秋之归,尝以系念法门,为当机对证之良方也。

我惭愧学禅,不能让父母发明生死大事,成就道业,这是很羞愧之处。但是私下观察父母双亲,恐怕不是禅学的根器,就像开药不对症的话,反而因药而成病,所以甲子秋季回家,曾经以系念阿弥陀佛的法门作为当机对症的良方。

尔后日迁月化,其操舍勤怠,及临终得力与否,皆非吾所能知。今幸老母尚寿,而寿将七十,余景几何,此又不容不再告者。

以后随着岁月的迁流,母亲的念佛是在修持还是舍弃,是在精勤还是懈怠,以及临终时能不能得力,这都不是我所能知道的。现在有幸老母还健在,快七十岁了,光景无多,这又不容不再次嘱咐你。

系念之法,不拘行住坐卧,不必出声损气,唯务至诚,默想默念,念念相继,心无间断,敢许现生肉眼,便能见佛,或见光明,或承摩顶等事,又岂定在临终时哉。

系念的法门不必拘泥行住坐卧,时时都可以修。也不一定出声伤气,唯一重要的是至诚恳切,心里默默地想佛、念佛,一念接着一念相续,不使间断,敢许现生肉眼就能见佛,或者见光明、或者得到佛摩顶等等的殊胜之事,哪里一定是在临终时才能够见佛和得加持呢?

此是一种径捷法门,至简至要,极灵极验,倘使得生净土,见佛闻法,不患大事之不明,生死之不了,道业之不成矣。

这是一种很直捷的了生脱死的法门,特别简单、特别要妙、特别灵验,因为一念佛就跟阿弥陀佛感应道交,一心承受佛的摄受、加持。以佛力不可思议故,当然是非常简要。它是殊胜的方便,以因心果佛互感应,只要自己有恳切的心能感,阿弥陀佛的大悲必应,如同磁石吸铁,又如孩子忆母,母当忆子,母子心心相吸不会分离。所以如慈母般的阿弥陀佛一定会加被,以佛的殊胜方便极其简要就能够得到往生。

一旦往生了净土就见佛闻法,“不患大事不明了”,也就是不怕不见本性。“不患生死之不了”,就是不怕不脱生死,决定一往生就横截生死,再也没有六道轮回的事了。“不患道业之不成”,因为在阿弥陀佛的加被下,就会很快开发心性,然后自性所具的功德自然会充分地显发出来。就像这样,一到了极乐世界后,能够现前成满普贤行愿海,得到无边神通力,毕竟到达一生补处,能够迅速地成佛,这是一个大事因缘。

其或不然,则虚生浪死,苦趣其能免耶?

假使不这样做,那一个凡夫人当然是虚生浪死,在这世上没有几天,不过就是起起烦恼,造造业,那还能免得了堕落恶趣吗?

所以在这样的厉害关头,一定要督促母亲一心念佛,求生净土,这是使她一了百了、永截生死轮回、得到无穷大利益的事。如果不这样做,那以凡夫的身份,就一定是堕在轮回或者恶趣里,不知道要漂泊多少年劫,受多少苦难,不堪设想!所以要把这视为一件最紧要的事,放在心上,要时时地督促母亲往西方行进。

烦吾弟以前说详告慈母,切不可以杂务关其怀抱,须旦夕曲施方便,令得专心致虑,倚靠这一著子,如照夜之炬,如过海之舟,不可须臾离也。诚能如此预备行缠,功无虚弃,则汝事亲之孝莫大于是矣。

麻烦弟弟以上面所说的这些详细地告诉母亲,切切不能以世间的杂务牵她的心,让她的心挂在上面脱不下,应当好好地去体贴,早晚用各种的方法、方便,使得母亲能够专一在佛号上,靠着这个法,就像黑夜中持着灯炬,在过大海时靠着舟船一样,不能须臾离开。暗夜里的这一盏灯最重要,在生死轮回里面,母亲就要靠阿弥陀佛这盏明灯,轮回的惊涛骇浪如何度过?就要靠这一句阿弥陀佛的舟船,否则是没有办法的,所以不能让它须臾离开。如果能够这样事先预备好行这条路的盘缠,那所做的功夫一定不会浪费,做一分得一分。你这样做,那就没有比这更大的孝道了。

吾母于禅门直指之道,既不能凑泊,旧尝劝其精进念佛,当照破世间,总是一场梦事。苦也是梦,乐也是梦,富也是梦,贫也是梦,莫被梦境所惑,起心造业,误赚平生,梦向三途苦趣中去,这场生受不可说也。

母亲对于禅门的直指之道凑泊不上,我过去曾经劝她精进念佛,要看破这世间总是一场梦。苦也是梦,就像梦中受一点寒热、辛劳等等的苦,是一场梦;乐也像梦中生子、富贵等得一点享受,也都是梦,没有实义;其它的,富也是梦,贫也是梦,总而言之,是个假的。不要被这暂时的假相所迷惑,在这上面起心造业,那就错过了这一生,就会在梦中往三恶道里掉了,那样的一种活生生的苦受没办法说的。所以不要被暂时的假相迷掉,应当找一个真实的意义,就是求生西方极乐世界,除此之外,世上的事都是没有意义的。

当此之时,亲父亲母,救尔不得,的子的孙,替尔不得,举眼看来,有谁可靠?唯有乐邦之佛,能救度汝,能摄受汝,能保护汝,能成就汝。切须趁此眼明脚健,全身倚靠,求哀乞怜,夙夜恳祷,不可斯须放舍。

所以在这样的关键时刻,没有人能救,只有佛能救。这是生死的事情,父母救你不得,子孙也替你不得,举眼看来,有谁可靠?只有净土乐邦的佛能救度你,能摄受你,能保护你,能成就你,所以一定要趁现在眼睛还亮,脚还能走,全身靠到阿弥陀佛,一心求佛加被,早晚都要在佛前恳切地祈祷、哀求,一心投靠佛,那才能得救。否则谁也救不了。所以就不能够片刻放舍佛号,一直要放在心上。

你若靠他不稳,未免等闲蹉过,后悔难追,当念残生如草上露,水上沤,风中烛,石中火,变灭无常,匪朝即夕,不可不上紧也。

假使靠他不稳,那就马上失掉了机会,因为这一生没有几天,一死又到后世了。所以今生只有这么一点时间,用得好,仅仅靠着阿弥陀佛就能超出轮回,得到永生永世的快乐,一点苦也没有,然后就做佛去了。如果靠不稳,迷恋世间的这些事情,一下不顺心就生气,顺心的时候就起贪心,这样流落生死是很可怜的,所以要晓得这个厉害关系。如果这样子白白地错过,就后悔难及了,要想到这余留的残年就像草上的露水、水上的浮泡、风里的蜡烛、石中的星火,一下子就灭掉了,很快就没有了,不是早上死就是晚上死,不能不上紧啊!

此事非独吾母可行,凡诸见者闻者,皆当递相劝谏,同使发心,亦是一种大方便事。倘吾弟深鑑吾心,辅行吾言,信有乐邦之往,则母子弟兄之会可期矣,乡井之归,奚足念哉。

这事不但母亲可行,凡是见到的、听到的,都应当互相劝谏,使他们共同发心,这也是一种大方便事。但愿一切有缘者同生极乐国,要发这样的心,因为人人都有这个生死的事,有缘的人都应当知道阿弥陀佛救度的消息,的确生死的事没别的办法,要靠阿弥陀佛才能度过。既然一旦信了就会得到无穷的利益,那么凡是跟我们有缘的,有恩的、有怨的,为什么不把这个法门告诉他呢?如果你能够深深地知道我的心,辅行我的话,相信有极乐世界可以去,那么将来母子、兄弟后会有期,在极乐世界再见,至于回不回家乡,何足道哉?就是不必考虑了。

——摘自智园法师《念佛警策》

导归极乐网-专题站 » 天如禅师的一封家书

分享到:更多 ()